印祖在南五台发掘500年前重要碑文

延命观音

    [白话:] 阁下去年冬天来普陀山,让我做《南五台缘起碑记》。印光大师当时正在打七,不愿费神,所以约定四月寄到陕西。这次正月初五接到来信,知道还在南方,所以堆集了1500多字,塞责交差。可惜学业肤浅,不能发挥到极点。

    观音菩萨在南五台降龙开山示迹的记文,是印光大师在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住在南五台大顶的时候,每次想起观音大士在南五台开山千百年来,完全找不到碑记可以考据,实在是第一遗憾的事情啊。有一天,去到刘村,在西寺里面散步的时候,见到有几块碑文,都是南五台山的石碑,然而所说的内容都是不关紧要的,不必记录。

    其中有一块石碑已经变成了一块石板,完全看不到一个字。印光大师尝试用一块砖来磨这块碑,发现这居然是公元1341年依照古碑所序的缘起碑,经过六百多年,被水垢封蔽了。于是喜不自胜,抄录保存。然后告诉当地的会首刘四,让他在山上重新立碑。1886年,印光大师北上,去了北京红螺寺,后来又南下到普陀山法雨寺,经常想起这件事情。

    到了1914年,定慧法师来普陀山,印光大师嘱咐他抄写碑文寄过来,一是希望刊登在佛报上,一是希望在修订《普陀山志》的时候,把这件事情记录在里面,作为观音大士寻声救苦的一个案例。

    现在南五台山重修佛殿,请居士印刷《净土缘起记》的时候,一并印刷,以此开发有缘人的信心。到了南五台山,应当告诉修缮工人的领导,让他们在山上刻碑,让观音大士的一番慈佑,不至于因为时代久远而湮没。另外印光大师所作的赞文以及序言,也可以一并刻碑。

   【原文】 阁下去冬来山,令作缘起碑记。光以正在打七,不愿属思,故约于四月间,寄至陕西。今于正月初五,接其手书,知尚在南方,故集千五百余字,以塞其责。所惜学业肤浅,不能发挥至极耳。

    又菩萨示迹之记,系光于光绪十一年(一八八五年)住大顶时,每念大士开山,千数百年,了无碑记可考,实为第一憾事。一日至刘村,散步西寺中,见有数碑,皆台山碑,然所说皆不关紧要,不须记录。

    中有一碑,系一块石板,了无一字。光试取砖磨之,乃元至元七年(一三四一年)依古碑所序之缘起碑也。以岁经六百余年,被水垢封蔽净尽。遂喜不自胜,录而存之。又告会首刘四,令立碑山上。次年北上红螺,后复南至普陀,每忆此事。

    至民国三年(一九一四年),定慧师来山,嘱彼抄而寄来,一则欲登佛报,一则欲修普陀志时,叙其事于中,以示大士寻声救苦之一端。今台殿重新,祈居士印净土缘起记时,一并印之,以开发信心。至山,当白修工首人,令其刻碑山上,俾大士一番慈佑,不至久而湮灭。又光所作赞,及赞前小序,一并刻之。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印光法师文钞三编补 与高鹤年居士书一》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