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恢复本有明德的正道(下)

    [白话:] 《四书》,就是《论语》、《大学》、《中庸》、《孟子》这四部书,孔门以之上继往圣,下开来学,并且从格物致知入手,逐渐彰明自己本具的明德。相当于佛法说的自觉,然后推广到家、国、天下。让家、国、天下之人,都能彰明他们各自的明德,相当于佛法说的觉他,《四书》就是这样的大经大法。

    此前的圣贤,虽然详略不同,但是大旨相同,此后的学者,虽然根机利钝有差别,但是依教奉行之后,效果却没有区别。

    真可以说是: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万世师表,百代儒宗。

    儒家修行的大纲在于彰明自心本具的明德,这是修道的大目标,如何下手入门呢?就在于:格物慎独,克己复礼,主敬存诚。

    格物,就是格除自己内心的私欲物欲;慎独,就是表里如一,人前人后一个样,不要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克己复礼,这句原文是: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蕅益大师注解说:

    克。能也。能自己复礼。即名为仁。一见仁体。则天下当下消归仁体。别无仁外之天下可得。

    犹云十方虚空。悉皆消殒。尽大地是个自己也。故曰由己。由己。正即克己。己字。不作两解。

    夫子此语。分明将仁体和盘托出。单被上根。所以颜子顿开妙悟。

    意思是说,如果能让自己用礼来约束身口意,通过修行之后,你的起心动念都与礼相合,那就是仁。

    可以类比为: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本性是佛,这是理即佛,通过修行,逐渐彰显性德,逐渐成为名字佛、观行佛、相似佛、分证佛、究竟佛。

    一旦见到仁体,那么天下当下与你融为一体,仁外更无天地可得啊。就好像说十方虚空都消殒了,天地与你合为一体。所以说为仁由己。不是由别人啊。由己的意思也就是克己的意思。

    孔夫子这句话,分明是把仁体和盘托出啊,相当于直指人心,相当于说的是开悟的情形。

    这个方法,难度太高,单单只能让上根受益,所以颜子一听,顿开妙悟。

    颜子开悟之后,怎么保持这个境界呢?

    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蕅益大师解释说:

    颜子顿开妙悟。只求一个入华屋之方便。故云请问其目。

    目者眼目。譬如画龙须点睛耳。所以夫子直示下手工夫。

    正所谓流转生死。安乐涅槃。惟汝六根。更非他物。视听言动。即六根之用。即是自己之事。非教汝不视不听不言不动。只要拣去非礼。便即是礼。礼复。则仁体全矣。

    古云。但有去翳法别无与明法。经云。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立知。即是非礼。今勿视勿听勿言勿动。即是知见无见也。此事人人本具。的确不由别人。只贵直下承当。有何利钝可论。

    故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从此三月不违。进而未止。方名好学。岂曾子子思。所能及哉。

    颜子开悟之后,向孔子请教一个入门方便,所以说请问其目。目的意思就是眼目,好比画龙点睛一样。所以孔子直接开示如何下手的工夫: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是选择流转生死,还是选择安乐涅槃,都是由你的六根啊,不是其他的来决定啊。视听言动,这四种行为都是讲六根的使用,都是自己的事情。并不是说让你不能视听言动,而是要加上一个分拣器,自动除掉那些非礼的,那就只剩下礼了。礼复原了,那么仁体自然就全彰了。

    古人说:但有去翳法,别无与明法。只有一个帮你除掉眼病的方法,除此之外,再没有一个给你光明的法。你除掉眼病了,自然就看到光明了。

    你除掉非礼的了,自然就只剩下礼了。

    《楞严经》云: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

    立知就是非礼。如果对这些非礼的,勿视勿听勿言勿动,那就是知见无见。

    这个事情人人都本来具足,的确不由别人啊。只要自己直下承当,有什么利钝可言呢?

    颜子说:自己虽然不聪敏,也将会依教奉行。从此之后,坚持三个月都不违仁,精进不懈,这才被称为好学啊。颜子哪里是曾子、子思这些人所能比得上的呢?

    主敬存诚,这是讲心存敬畏,闲邪存诚。

    儒家学者如果能够一言一字都向自己身心去体究,那么虽然是一介匹夫,也能从自己的本心得到经天纬地参赞化育之道。

    让圣贤垂训的一番苦心,不至于白白浪费,也能为乾坤天地这样的大父大母增光,不愧与天地并称为三才,怎么能不以此自勉呢?

    【原文】四书者,孔门上继往圣,下开来学,俾由格物致知以自明其明德,然后推而至于家国天下,俾家国天下之人,各皆明其明德之大经大法也。前乎此者,虽其说之详略不同,而其旨同。后乎此者,虽其机之利钝有异,而其效无异。诚可谓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万世师表,百代儒宗也。

   其大纲在于明明德修道。其下手最亲切处,在于格物慎独,克己复礼,主敬存诚。

   学者果能一言一字皆向自己身心体究。虽一介匹夫,其经天纬地参赞化育之道,何难得自本心。俾圣贤垂训一番苦心,不成徒设,而为乾坤大父大母增光,不愧与天地并称三才。可不自勉乎哉。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与马契西居士书十一》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