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祖明示:注解佛经当别具慧眼,莫以凡夫境界测度

    [白话:]前面叙事略过。

  凡是注解佛经,应当另具只眼,也就是应当有慧眼,不能以凡夫境界,来测度如来不可思议微妙境界,比如纪大奎、叶锡凤等人,他们就是犯了这个毛病,结果想要弘法,竟然变成了谤法,真是不胜惋惜啊。

  而且佛经当中,有不少名相,在大乘佛经和小乘佛经当中都有,如果解释大乘佛经的时候,不能把小乘经中的含义作为究竟含义来诠释。

  比如六念当中有一条是念天,在小乘来说,就是念欲界色界等天,在大乘来说,就是念第一义天,念大涅槃天。如果在大乘经当中引用小乘的含义来注释,那就容易坏乱经宗,不可不慎重啊。举这一个例子,其他的可以类推。

  [原文:]相别数月,企慕实深。适接来函,并所注二经,如觌法颜,感愧无极。光以业障深重,目等生盲。虽常时忏悔,业仍如故。谨将普贤行法经二序,各阅一遍。

  大心之序,可谓以己立立人之心,行自利利他之事。其决十疑而显十益,岂徒为阁下诸经之序,实为古今弘经者之通序也。不意中州有此伟人。末后品之一字,似不甚妥。彼虽非有意僭窃,但从无此法。有冒经式,宜改作总序。

  钝根之跋,意甚推崇,依宗依教,两皆不合,然亦无大关系,且自随他去了。

  阁下序中,初引演宗之言,可谓不刊之论。末引胡氏之说,足见就正之心。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能存畏后之心,断不至违经叛古,贻诮将来也。

  凡注佛经,当另具只眼。不可以凡夫境界,测度如来不思议微妙境界。如纪大奎叶锡凤等,坐此之故,以弘法而竟成谤法,曷胜惜哉。

  余以目力不堪,皆未敢阅。又经中名相大小相同者多。释大乘经,不得引小乘经中之义为之诠释。如六念末后念天,小乘即念欲色等天,大乘则念第一义天,大涅槃天。若大乘经引小乘义释之,则为坏乱经宗,不可不慎。只此一义,余可类推。(民七 十月廿六)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丁福保居士书七》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