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印祖文摘 称妻子为“太太”,乃是至高无上的尊称

称妻子为“太太”,乃是至高无上的尊称

[白话:]昨天接到来信,说到教育女儿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根本,可以说是见理透彻啊。周朝开国的基础来自于三位伟大的母亲:太姜、太妊、太姒,合称三太。周文王之所以成贤成圣,都是因为母亲太妊的胎幼善教所导致的。

太姜是周文王的祖母,太妊是周文王的母亲,太姒是周文王的夫人,是周武王和周公旦的母亲。后世把结婚的妇女尊称为太太,代指赞叹鼓励她们的贤德如同三太一样。

由此可以知道,世上之所以没有圣贤之士,都是因为世上缺少圣贤的母亲所导致的啊。假如母亲都如同三太一样贤德,那么她的儿子纵使没有成为王季、周文王、周公旦这样的圣贤,但是也极少有人为非作歹成为奸人。

周太王的妻子太姜,生了至少三个儿子,太伯、仲雍、王季,其中王季的夫人太妊生了周文王。正常来说,周太王应该传位给长子,周太王知道周文王有帝王之德,所以希望把王位传给三儿子王季。这时候,两位哥哥太伯、仲雍知道父亲的心意之后,为了避免父王为难,就主动离开陕西的岐山,前往当时称为荆蛮之地的江南,也就是现在的无锡市郊的梅村,建立了吴国,这就是泰伯奔吴的典故。泰伯就是太伯。太伯开创吴国之后,又把王位让给弟弟仲雍。所以孔子对他评价极高: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太姜这位母亲生出这样的至德贤子,王位都能一再让给弟弟。再看看现在那些所谓的富豪,区区几千亿都让子女兄弟反目,都是因为母亲没教好啊。

王季的妻子太妊生了周文王,王季被商王文丁软禁后杀害,周文王继位西伯侯,克明德,慎刑罚,创周礼,演周易。

当时商纣王有一个残酷的刑罚叫做炮烙,相当于《地藏经》里面描述的抱柱地狱一样,非常残忍。周文王就向纣王表示愿意献上周国洛河西岸的一块土地,以此换取废除炮烙之刑。纣王答应了,废除了炮烙之刑,周文王得到了天下百姓的爱戴。

周文王施行仁政之后,周国大治。有一次诸侯国虞国、芮国发生纠纷,闹得不可开交,想请姬昌仲裁。他们来到周地,看到周国人相互谦让,长幼有礼,非常惭愧,说道:“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只取辱耳。”然后相互礼让而去。

周文王的仁心与佛道相合,《史记》记载一个小故事:

周史纪:文王尝行于野,见枯骨,命吏瘗之。

吏曰:“此无主矣。”

王曰:“有天下者,天下之主;有一国者,一国之主。我固其主矣。”

葬之。

天下闻之,曰:“西伯之泽及于枯骨,况于人乎?”

作为佛弟子,以后要成佛,成佛就是做大千世界的教化之主,度化三界一切众生,气度格局之大,远超地球人的想象。

从哪里做起呢?从亲到疏,量力随缘。

大家先从孝顺父母、善教子女做起。

周文王的夫人太姒,生了十个儿子,包括周武王和周公旦。周武王临终前,希望把王位传给有德有才的周公旦,周公涕泣不止,不肯接受。武王死后,周公旦拥护十多岁的太子诵继位,就是周成王,周公旦摄政辅佐。

当时周朝刚刚建立三年,立国未稳,而且武王排行第2,周公排行第4,前面还有排行第3的管叔鲜,后面还有一位排行第5的蔡叔度,管蔡二人争权,就撺掇商朝遗民武庚禄父一起谋反。并且散布流言,说周公旦想要杀掉周成王自己当国王。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讲的就是这段典故。

周公旦平定叛乱之后,制定了礼乐,然后第二年就把权力彻底交给周成王。

三太连续三代都能教出圣贤之子,而现在的世人只知道溺爱女儿,任性骄惯,不知道用正确的母仪作为目标来教导女儿,这是中国的一大不幸啊。

人幼小的时候,经常亲近母亲,所以从小受到母亲的习气感染最深。现在的女儿,日后就是人母。一个人想要培植家国,那就应当以善教女儿最为最紧急的事务。不要说女儿以后是人家的媳妇,我何必要受这种忧劳呢?要知道,为天地之间培植一名安守本分的良民,那就是莫大的功德啊。何况女性日后能够德镇坤维,成为贤妻良母,那么子女必定能学习她的懿范,多么光荣啊。更何况,自己子孙的媳妇,也是人家的女儿啊。

想要家国崛起兴盛,必须要有贤母才能做到啊。世上如果没有良母,不但是国家没有良民、家中没有良子,即便是在佛法当中,赖佛偷生、挟佛敛财的氓流僧,也都不是好母亲所生的啊。假使他们的母亲果真贤德,断然不会生出儿子如此下劣不堪啊,真是可惜。

[原文:]昨接来书,言及教女为齐家治国之本,可谓见理透彻。周之开国,基于三太。而文王之圣,由于胎教。是知世无圣贤之士,由世少圣贤之母之所致也。使其母皆如三太,则其子纵不为王季文王周公。而为非作奸,盖亦鲜矣。而世人只知爱女,任性骄惯,不知以母仪为教。此吾国之一大不幸也。

人少时常近于母,故受其习染最深。今日之人女,即异日之人母。人欲培植家国,当以教女为急务。勿曰此异姓之人,吾何徒受此忧劳哉。须知为天地培植一守分良民,即属莫大功德。况女能德镇坤维,其子女必能肖其懿范。荣何如之。况自己子孙之媳,亦人家之女乎。

欲家国崛兴,非贤母则无有资助矣。世无良母,不但国无良民,家无良子。即佛法中赖佛偷生之蟒流僧,一一皆非好母所生。使其母果贤,断不至下劣一至于此。惜哉。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永嘉某居士书一》编译,欢迎转载。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cqzwttnszgwsdzc.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