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六道趣闻 出生便会说话,前世记忆犹存

出生便会说话,前世记忆犹存

周炳金老人(中)  绍云法师(右)

时 间:2003年3月14日。地 点:安徽省濉溪县采访人:释绍云、释衍清

周炳金(自述):

我前世住灵壁县小东门近四里路的孙王庄,名叫王世璋,农民,妻蒋氏;22岁结婚后生育二子一女,长子名豆豆,次子名绿豆,女儿叫芝麻;42岁那年春天,犁地时忽感头痛头晕,在地埂上休息一会儿,倒在地上便死了。

但自己觉得未死,见村上很多人跑来看,自己妻儿也在哭,我很生气地说,你哭啥,我不在这里吗?

但他们不予理睬,我只好生气地走了,当时觉得天色很暗,如月夜一般,见到的树木房屋、池塘、坟墓、砖石等,皆同世间一样,走路时感觉两腿轻飘飘的,忽高忽低。

由于走远了口中感觉很渴,见一人担着水,我问他能不能给点喝?他也不给我喝,也不理,担着水走了。我真的好生气,但也不好骂人。

又走了一程,觉得很累,在一家新建的房子门口红色的大门台阶上坐下来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一觉醒来,见自己的手像鸡爪一样,屋内一切都不是原来家中的景象,心中很诧异。

见几个女人神色紧张地在找啥东西,后听一女人说,糟啦,剪刀放哪里了?她们到处乱找。我在床上一眼看见剪刀挂在床头的钉上,我即开口说,剪刀不在墙上吗?

几个女人一听我说话,吓得跑了;我爸爸听了即大声说,这是个怪物,将他打死埋掉;我的大娘胆子较大,听说生下即说话,赶至房间来看我,并用碗端了冷水来,喝了一口,向我脸上喷吐,说是驱邪的。

我哧了一惊,又开口说,不能再喷啦!再喷会把我眼睛喷瞎的。大娘用手向我的头一打,说,你再说话,就打死你!打得很重,我就不敢再说了。

过了几个小时,妈妈给我奶喝。我说我不喝奶,我要吃饭吃鸡蛋。妈妈说,你要吃几个鸡蛋。我说能吃十几个鸡蛋。妈妈笑了。我始终不感觉我是一个刚投胎出生的小儿,心想起来走路,但又不能动,用手摸摸自己牙齿也没有,想想只有哭,但心中对原来的家庭很想念。

因一说话就遭到呵责打骂,我也一直不敢说话。直至6岁时的一天,我爷爷(祖父)带我去镇上玩,路上问我:孩子,听说你生下来就会说话,怎么现在6岁了还不说话呢?

当时我哭了,便对爷爷说,我不敢说,怕爸爸他们打我。爷爷说:你现在可以说了,他们不会再打你了。

于是,我便把我前世在灵壁县孙王庄的一切说了,当时爷爷听后很感奇怪,觉得我在说鬼话,因为他不知道有投胎轮回之事。

不久,我大爹家盖新房时我去玩,见他大门砌错了,我看了便说,大爹你的大门砌错了。他反骂我说,小孩子你懂啥,你怎么知道错了?

我便指出大门今后不好开的情形。大爹听了觉得有理,说你弄弄看。我说我力气小拿不动砖,便指导他应该怎么砌法,果然砌好了。

大爹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说前世也砌过墙等等,他们听了都很诧异。7岁时开始读书,但我读不进;一年下来还是不行;以后我就再不读了。

9岁时,因我对原来家庭很想念,尤其惦记着我所藏的地契,因为我知道,前世在孙王庄是小姓户,姓孙的是大姓户,他们常常欺负我们,一旦没有地契,我原来家庭和他交连的地,可能要被他们占去,即多方打听去灵壁的路途。

因此,我在9岁那年的8月间,便瞒着今生父母,拿了一串铜钱一个人往灵壁县跑,当时赤着脚,两脚都走出了泡,因去灵壁还要隔一个县。

在过了宿县后,天已经黑了,路边有一户人家,见一大娘在家,我哭着向大娘哀求在她家寄宿一夜。她见我很可怜,即同意了。她见我双脚走成了泡,还给我洗脚,用针将泡放了,并给我晚饭吃。一觉醒来我还要向灵壁县走。

大娘说你等一会有马车来,要我上车到灵壁去。当时车很少。一会车子来了,要了我6个铜钱即上车。到了灵壁,下午就到了我原来的家。

见我的妻子蒋氏在家里,我便大声喊她的名字,她瞪大眼睛问我:你这小孩是哪里的?怎么喊我?有啥事?我说:我是王世璋。

妻子骂我说:你这小孩子胡说,王世璋死了已9年了,怎么瞎说呢?我便说:是死了9年了,我是王世璋转世投胎来的。

蒋氏更感诧异。这时大儿子豆豆来了,我开口便喊他儿子。他说你是我儿子,并做出样子要打我。

恰好这时邻居一位老人来了,一见面我便喊出他的名字,并问他过去的一切。老人说:看这小孩子不是胡说,可能有来由,你们可以多方面去试试看。

儿子豆豆即说:我爹死时不知“地契”藏在哪儿了,你能说出来我们就相信。我即说,我就是为这事怕受姓孙的欺负才跑回来的,并说出“地契”藏在房门左边上下一尺八寸的砖墙中。

当时让他们去取,果真取出。蒋氏一见地契便放声大哭,一家人都哭起来。邻居越来越多,老的我个个认识,一一喊出他们的名字,小孩子我不认识。

我说:我死的时候在我家地埂上挖了一个小洞,将装有一块大洋钱的黄烟皮袋放在那里,你们当时忙于哭着收尸,可能没有顾及拿回。于是叫儿子豆豆去找,不一会儿果真找回一个大洋钱,装钱的黄烟皮袋已腐烂了。

此时家中人挤得满满的,大家一直说这小孩是真的王世璋转世。这时蒋氏老妻说:你这样的小孩我们在一起如何生活。我说我并不是来为了和你们一起生活,而是很想念你们,所以私自跑回来看看。家中和邻居都转忧为喜。

再说濉溪县的周姓家,几日不见小孩,不知哪里去了,一家人四处寻找,均未见着。最后祖父说,这小孩6岁刚开始说话时,对我说过他前世在灵壁县小东门几里路的孙王庄,叫王世璋,是否跑到那里去了。

父亲跑去一看果真在前世家里,蒋氏妻子劝我还是回去,人家养你9年了,将来还要替你另成家庭。

此次回去前后住了10天,就跟着父亲回来了。此后还去过两次。去年原来王姓的曾孙在南京大学读书还写信来要我去那里,我没有去。我在周姓家上有两个姐姐,两个哥哥,我是最小,他们都死了。

回到周家我仍是不肯读书,跟着家人干农活、放牛、拾粪至16岁;后被日本人抓去干苦工;因看日本人糟蹋中国人极不满意,后来参加了游击队。

22岁娶邻村姑娘王重新为妻,一年后生了双胞胎一男一女,即长子周昭罗、长女玉珍,现已57岁了,27岁时王重新妻子生病死了,第二年又娶了她堂妹王重萍为妻,现已76岁了。

后来生有四子二女,次子名香罗,三子名见罗,四子名成罗,五子名吉罗,二女儿销儿,三女儿名玉兰,读书时因长得高大曾参加省足球队得过奖励。

全国解放前期参加淮海战役,结束后转为地方干部,曾任过蒙城县板桥区区长、队长、村长等职。后来过长江时因老母生病危险,回来看望,老母一直不让我离开家,就没回去。在农村任一些基层的干部,直至年老才停止。后来一直在家信佛念佛。

由于我亲身经历转世投胎的现实,因此一生中从不敢做坏事,虽参加过游击队打仗,也未曾无故杀害一人及斗争打骂于人,并经常教育子女,遵纪守法,不能为非作歹,危害他人,处人处事应温和善良,做一个当今社会的好人。

附:笔者在访问时,周炳金老人年已八旬,身体异常健康,腰背未弯曲,耳聪目明,满口牙齿洁白整齐,未曾见有一颗脱落,自说在六十多岁时又重新长了四颗大牙,实属稀有;一米七几的身高走起路来稳健轻快,不用手杖;周围群众都称赞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善良好老人。

                                                                                                                 周炳金(自述)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csbhshqsjyyc.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10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方式与我们联系!
问题反馈:
https://f.wps.cn/w/GcX2Im7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原创
音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