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老国缘

佛祖在舍卫国时,为众比丘弟子们作了这样的开示:如果大家能够恭敬长辈,那就能够得到大利益啊,不仅可以听闻到以前没有听过的知识,而且名扬天下,被有智慧的人所敬重。

佛祖继续说:“我不但今天恭敬赞叹,在过去的无量长劫当中,一直都恭敬父母长辈。”

弟子们这时说:“请问佛祖过去是怎样恭敬父母长辈的呢?”

佛祖为大家讲了一个故事。

久远以前,有一个国家叫弃老国。在那个国家里有一条制度,只要家有老人,都要被家人抛弃,让他们在外面自生自灭。

当时,有一位大臣,他的父亲已经年老了,依照当时的国法,应该把父亲驱逐在外;但是这位大臣很孝顺,不忍心把父亲赶走,于是在家里挖了地窖,把父亲偷偷地安置在地窖里,这样就可以随时孝养父亲,又不被别人发现。

当时,有位天神带了两条蛇,放在国王的宫殿里,对国王说:“如果你们能够分辨出雄雌,你的国家就获得安乐;如果不能分辨,七天之后,就让国王和你的国家全都覆灭。”

眼看面临灭顶之灾,国王听后自是非常忧愁,火急火燎地召集大臣们商讨,同时用高官厚禄在全国悬赏征集办法。

这位孝顺的大臣回家之后,就请教他的父亲。父亲说:“这个简单,你把蛇放在一块细软的毛毯上,那个暴躁不安的就是雄蛇,很安逸的就是雌蛇。”

大臣依照父亲教的这个办法,果然正确的分辨了雄雌。

天神又问:“什么人对昏睡者来说是觉悟者?什么人对觉悟者来说是昏睡者?”

国王和大臣又不能分辨。于是又悬赏征集答案,结果也没人能够解答。

大臣只好又来请教父亲,父亲说:“这是指学人,也就是初果、二果、三果之人,对于凡夫来说,学人是觉悟者;对于阿罗汉来说,学人是昏睡者。”

大臣以这话回答天神的问题,天神又出难题问道:“大白象到底有多重?”群臣议论纷纷,都没有人能够知道。

大臣又回家请问父亲,父亲说:“把大象牵到船上,再放在大池水中,在船上记下水位线的位置。然后置换石头到船上,直到水淹没到之前的水位线,最后称石头的重量,就知道大象的重量了。”于是大臣又用这样巧妙的方法答对了。

天神又提第四个问题:“一捧水多过整个大海之水,有谁知道这个道理呢?”

群臣又议论纷纷,仍然不知如何回答。再次向国内征募,但都没人能够回答。大臣回家之后请问父亲:这是什么意思啊?

父亲说:“这个简单,如果有人能够清净信心,以一捧手水来布施佛祖、僧众、父母或者困苦的人,以这个功德,能够让他在数千万劫当中受福无量。海水虽然多得不得了,也不过一个大劫而已,当坏劫来临,海水也会跟着消失。以此推论,一捧水比大海水要多百千万倍。”

大臣又以如此充满智慧的答辩方法回复天神,天神顿时化作饥饿交迫形如饿鬼之人,瘦骨嶙峋,衣衫褴褛前来问道:“世上有没有人比我更饥饿交困穷愁潦倒如此痛苦的?”

群臣商议,也没人能回答,大臣仍象以往一样回家去请教父亲。父亲说:“世上如果有人悭贪嫉妒,不信三宝,不能供养父母师长,那么来世就会堕入饿鬼中,在百千万岁中,听不到水和食物的名字。他的身体好像一座大山,肚子好像一个大峡谷,咽喉却细得像一根针,头发好像尖锥利刃一样从头到脚的缠绕着身体,当他走动时,全身的肢节就冒火燃烧。像这样的人所受的饥饿以及痛苦,远远超过天神变化的那个饿鬼之苦啊!”

于是大臣又以父亲的教导回答天神,天神又化作另一个人,手上戴着手铐,脚上锁着锁链,项上戴着枷锁,全身冒火,遍体燋烂,问道:“世上还有比我更痛苦的人吗?”

国王和大臣们这次比上次看到饿鬼的时候更害怕,吓的面面相觑,如此惨况,闻所未闻,更别提见过了。

大臣又只好回去请问父亲。

父亲说:“如果有人不孝顺父母,逆行倒施,谋害老师长辈,背叛丈夫主人,诽谤佛法僧三宝,那么他来世就会堕入地狱,要受无量的痛苦,刀山剑树、火车炉炭、烧开的屎尿之河,刀道火道,这样种种的痛苦是无法计算的。这可比天神示现的那个人要痛苦百千万倍啊!”

于是大臣就依次回复了天神。

天神又化成一个女人,非常的漂亮高雅,超过世上所有的女人,前来问说:“世上有没有比我更美貌的人啊?”大家都沉默不语,心里都在暗暗嘀咕:就算是国王王宫里堪称全国第一美人的妃子,比起这位来,也是丑的没法形容啊!

没办法大臣又回去请问父亲。

父亲说:“如果世间有人能够信敬三宝,孝顺父母,乐善好施,忍辱、精进、持戒,那么就能生到天上,其长相端正殊胜,远远超过天神示现的美女百千万倍。如果一定要与之相比,天神示现的美女就好像瞎了眼的猕猴一样丑陋啊!”

大臣就这样回答了天神。

天神又拿出一块方方正正的檀木问到:“请问这块木头,哪一端是头?”

大家还是没能回答。

大臣又回去请问父亲,父亲说:“这简单!你把檀木扔到水里,根部密度大一点,就会沉下去,尾端就一定会浮起来。”

大臣以这个方法回复了天神。

天神又变出两匹外形颜色一模一样的白马,继续问道:“请问哪一匹是母马,哪一匹是小马?”

君臣们仍然没人能够回答。大臣就又回去请问父亲,父亲说:“把牧草拿去喂他们,如果是母马,一定会把牧草留给小马先吃。”

就这样,大臣答对了所有的问题。

天神非常的欢喜,而且慷慨的赏赐了国王很多珍奇异宝,并对国王说:“你所管辖的国土,我一定会保佑的,让各种外敌不能侵犯你们。”

国王一听,更加的高兴,就问大臣说:“你的回答全都是对的,这是你自己知道,还是有人教你的?不管怎么样,幸亏依靠着你的智慧和才华,才让国土安宁,并获得珍宝,又得到天神的护佑,这都是你的智慧之力啊!”

大臣回答说:“这不是微臣的智慧。如果大王能施 无畏布施,赦我无罪,臣下才敢向大王汇报实情。”

国王微笑说:“现在就算你有天大的重罪,我都赦免你。何况小罪呢,请尽管说吧!”

大臣禀白国王:“我国有法令禁止奉养老人,微臣  家里有一位年迈的老父亲,因为我不忍心遗弃他,所以冒犯国法,偷偷把老父亲藏在地下室。微臣回答天神的九个问题,全都是父亲告诉我的,并不是我的智慧。我现在只有一个请求,祈求大王能够批准:让一切人民都可以安心的奉养年老的父母吧!”

国王听了非常的喜悦,大为赞叹他的孝行,并把大臣的父亲尊为国师供养起来。国王说,是你救了我们全国人民的性命,这个利益简直是没办法计算啊!

于是国王颁布法令告知全国上下:从今天开始,不准遗弃年老的父母,应当恭敬地孝顺赡养父母。如果有谁对父母不孝,不尊敬师长,就加大罪责惩罚之。国王终于把这个不好的风俗废除掉了。

佛祖讲完故事,告诉众比丘说:当时的老父亲,就是佛祖,当时的大臣就是舍利弗尊者,当时的国王,就是阿阇世王,当时的天神,就是阿难尊者。

小朋友们,今天的佛经童话故事讲完了,我们下次再见。

经文出自:西土圣贤撰集·第1322部

杂宝藏经八卷

弃老国缘第四

元魏沙门吉迦夜共昙曜译


原文

佛在舍卫国。尔时世尊。而作是言。恭敬宿老。有大利益。未曾闻事。而得闻解。名称远达。智者所敬。诸比丘言。如来世尊。而常赞叹恭敬父母耆长宿老。佛言。不但今日。我于过去无量劫中。恒恭敬父母耆长宿老。诸比丘白佛言。过去恭敬。其事云何。

佛言。过去久远。有国名弃老。彼国土中。有老人者。皆远驱弃。有一大臣。其父年老。依如国法。应在驱遣。大臣孝顺心所不忍。乃深掘地。作一密屋。置父着中。随时孝养。

尔时天神。捉持二蛇。着王殿上。而作是言。若别雄雌汝国得安。若不别者。汝身及国。七日之后。悉当覆灭。王闻是已。心怀懊恼。即与群臣。参议斯事。各自陈谢。称不能别。即募国界。谁能别者。厚加爵赏。大臣归家。往问其父。父答子言。此事易别。以细软物。停蛇着上。其躁扰者。当知是雄。住不动者。当知是雌。即如其言。果别雄雌。

天神复问言。谁于睡者。名之为觉。谁于觉者。名之为睡。王与群臣。复不能辩。复募国界。无能解者。大臣问父。此是何言。父言。此名学人。于诸凡夫。名为觉者。于诸罗汉。名之为睡。即如其言以答。

天神又复问言。此大白象。有几斤两。群臣共议。无能知者。亦募国内。复不能知。大臣问父。父言。置象船上。着大池中。画水齐船深浅几许。即以此船。量石着中。水没齐画。则知斤两。即以此智以答。

天神又复问言。以一掬水。多于大海。谁能知之。群臣共议。又不能解。又遍募问。都无知者。大臣问父。此是何语。父言。此语易解。若有人能信心清净。以一掬水。施于佛僧及以父母困厄病人。以此功德。数千万劫。受福无穷。海水极多。不过一劫。推此言之。一掬之水。百千万倍。多于大海。即以此言。用答天神。

天神复化作饿人。连骸拄骨。而来问言。世颇有人饥穷瘦苦剧于我不。群臣思量。复不能答。臣复以状。往问于父。父即答言。世间有人。悭贪嫉妒。不信三宝。不能供养父母师长。将来之世。堕饿鬼中。百千万岁。不闻水谷之名。身如太山。腹如大谷。咽如细针。发如锥刀。缠身至脚。举动之时。支节火然。如此之人。剧汝饥苦。百千万倍。即以斯言。用答天神。

  天神又复化作一人。手脚杻械。项复着锁。身中火出。举体燋烂。而又问言。世颇有人苦剧我不。君臣率尔。无知答者。大臣复问其父。父即答言。世间有人。不孝父母。逆害师长。叛于夫主。诽谤三尊。将来之世。堕于地狱。刀山剑树。火车炉炭。陷河沸屎。刀道火道。如是众苦。无量无边。不可计数。以此方之。剧汝困苦。百千万倍。即如其言。以答天神。

  天神又化作一女人。端政瑰玮。踰于世人。而又问言。世间颇有端政之人如我者不。君臣默然。无能答者。臣复问父。父时答言。世间有人。信敬三宝。孝顺父母。好施忍辱精进持戒。得生天上。端政殊特。过于汝身。百千万倍。以此方之。如瞎猕猴。又以此言。以答天神。

  天神又以一真檀木方直正等。又复问言。何者。是头。君臣智力。无能答者。臣又问父。父答言易知。掷着水中。根者必沈。尾者必举。即以其言。用答天神。

天神又以二白草马形色无异。而复问言。谁母谁子。君臣亦复无能答者。复问其父。父答言。与草令食。若是母者。必推草与子。如是所问。悉皆答之。

天神欢喜。大遗国王珍琦财宝。而语王言。汝今国土。我当拥护。令诸外敌不能侵害。王闻是已。极大踊悦。而问臣言。为是自知。有人教汝。赖汝才智。国土获安。既得珍宝。又许拥护。是汝之力。

臣答王言。非臣之智。愿施无畏。乃敢具陈。王言。设汝今有万死之罪。犹尚不问。况小罪过。臣白王言。国有制令。不听养老。臣有老父。不忍遣弃。冒犯王法。藏着地中。臣来应答。尽是父智。非臣之力。唯愿大王。一切国土。还听养老。

王即叹美。心生喜悦。奉养臣父。尊以为师。济我国家一切人命。如此利益。非我所知。即便宣令。普告天下。不听弃老。仰令孝养。其有不孝父母。不敬师长。当加大罪。尔时父者。我身是也。尔时臣者。舍利弗是。尔时王者。阿阇世是。尔时天神。阿难是也。

出自:杂宝藏经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fjgsqlgy.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