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断案

 

有一天,佛祖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国中有一位婆罗门,名叫宾头卢埵阇,他的妻子长得非常丑陋凶恶,两眼发青,生了七个女儿,没有男孩。他家非常贫穷,他的七个女儿出嫁之后也都很贫穷。他的妻子性情凶暴,经常谩骂丈夫。他的女儿们经常回娘家揩油,如果供给少了,就怒目相向,或者啼哭耍赖。七位女婿也经常聚集到岳父家“啃老”,岳父惟恐违背他们的意愿,生怕让他们不满意。田地的谷物已成熟,还没有去收割,他没有牛,就借了别人家的一头牛去收割,结果一不小心,把这头牛弄丢了。

当时,宾头卢埵阇婆罗门就闷坐在地上发愁,心想:“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这辈子命苦成这个样子!在家被泼妇谩骂,七个女儿都像讨债鬼,七个女婿也不期而集,让我不堪重负,又把别人的牛给弄丢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于是他到处打听寻找牛的下落,身心疲惫不堪,非常烦恼,愁闷惊惧。

他碰巧走到树林里,遇见佛祖坐在树下,六根寂静安详,非常快乐。

当时,这位倒霉透顶的婆罗门就用拐杖拄着脸颊,羡慕地望着佛祖,看了很久,心想:“佛祖真是最安乐啊!你看他没有悍妇来耍泼谩骂争斗,也没有女儿女婿来闹心,更不需要耕田,也不需要找人借牛,根本不用担心弄丢别人的牛。”

佛祖有他心通,知道这位婆罗门的心思,于是就对他说:“正如你所想的一样,我现在非常安乐,没有任何忧患。既没有恶妇诅咒谩骂,也不会招致七个女儿的懊恼,也没有七个女婿来家里蹭吃蹭喝,更不用担忧田里成熟的稻谷,也不需要借别人的牛,没有丢失牛的忧虑。”

佛祖接着问他:“你想出家吗?”婆罗门说:“我现在看自己的家,就好像坟墓一样,妻子和女儿女婿,那都像我的怨敌仇家一样啊。佛祖慈悲,允许我出家,真是太好了!”佛祖说:“善来比丘!”于是他须发自落,身上穿的衣服自然变成袈裟。佛祖为他演说佛法,他当下便除尽了一切烦恼,证果成为阿罗汉。

阿难尊者知道之后,赞叹说:“佛祖观机逗教真是不可思议!这位婆罗门前世种了什么福报,就好像纯白洁净的布很容易染色一样,能够脱离苦海得到这样大的利益呢?”佛祖告诉阿难尊者:“这位婆罗门,不但今天蒙受我的恩泽,离苦得乐,前世也是受我的恩惠,脱离苦难,得到快乐。”

阿难尊者说:“佛祖能不能给我们说说这个故事啊?”佛祖告诉阿难尊者说:“认真听,仔细思考,我给你详细说说。”阿难尊者说:“好啊,我一定认真听。”

佛祖说:“过去久远阿僧祇劫以前,有一位大国王,名叫端正王。国王以正道治国,教化众生,主持正义,为民伸冤。当时,国内有一位婆罗门名叫檀腻羁(jī),他家很穷,一贫如洗,经常食不果腹。田里有一点稻谷,需要收割,于是就借了一头牛去收割。收割完谷物之后,他赶着牛去归还,赶到牛主家门口,却忘记了告诉牛主人一声,然后自己就回去了。

“这位牛的主人虽然见到牛回来了,但是没有见到檀腻羁交代一声,以为他还要继续用,于是也没有去拴住牛。双方都没管这头牛,于是这头牛就自己跑了。

“后来牛主找他要牛,檀腻羁说已经归还了,于是双方就扯皮。牛主就拉着檀腻羁去见端正王,请国王审判。在出门上路的时候,见到为国王养马的马夫,当时,马夫养的马正在乱跑。于是马夫就喊檀腻羁:‘你帮我拦住那匹马。’檀腻羁就顺手捡了一块石头,朝奔马扔过去。结果呢,正好砸到马的脚上,就把马的脚给砸骨折了。这下又惹麻烦了。马夫也抓住檀腻羁,与牛主人一起去向国王告状。

“路上,有一条河,檀腻羁就问河边的一个木工:‘哪里可以过河啊?’木匠开口回答他。结果呢,一张口,嘴里衔着的斧头就掉到水里去了,他下水去摸,却找不到了,于是也揪住檀腻羁,一起去见国王。

“檀腻羁被几位原告揪住去见国王,饥渴难耐,就在路边的酒家乞讨了一点点白酒,坐到床上去喝酒。结果没留意被子下面睡了一个小孩,檀腻羁一屁股坐上去,把这个小孩的肚子压炸了,当时就死了。这个小孩的母亲悲痛欲绝,抓住檀腻羁不放,说:‘你真是太坏了,无故杀害我的儿子啊!’于是也一起抓住檀腻羁去见国王。

“走着走着,走到了一堵墙边上。檀腻羁心里暗想:‘我真是倒霉透顶,祸不单行,飞来各种横祸,如果到了国王那里,估计要被杀掉啊。我现在不如逃跑,也许能逃过一劫,保住性命。’想到这里,他就纵身翻墙。结果呢,墙那边有一位织布的老翁,他翻墙跳下去,正好落在老翁身上,老翁当即死亡。当时,老翁的儿子又抓住檀腻羁,大家一起带他去见国王。

“他们继续前进,见到有一只山鸡住在树上,山鸡远远地问他:‘檀腻羁,你准备去哪里啊?’檀腻羁把他的倒霉事告诉了山鸡。山鸡说:‘你到了国王那里,帮我问一下,我在其他的树上,鸣叫的声音都不好听,唯独在这棵树上,鸣叫声非常动听,这是为什么呢?你如果见到国王,请帮我问问。’檀腻羁答应了。

“继续赶路,路上又遇到一条毒蛇,毒蛇也问他:‘檀腻羁,你准备去哪里啊?’檀腻羁又把自己的不幸告诉了毒蛇。毒蛇说:‘你见到国王,请帮我问问,我早上出洞的时候,身体柔软,没有不舒服,可是晚上回来进洞的时候,感觉身体粗大,痛得厉害,甚至很难进洞。’当时,檀腻羁也答应帮忙去问。

“接着,又遇到一位妇女,问檀腻羁:‘你准备去哪里啊?’檀腻羁说了自己的遭遇。妇女说:‘你到了国王那里,请帮我问一个问题,我住在丈夫家的时候,就想回娘家住,我到了娘家住,又思念丈夫家,这是为什么呢?”檀腻羁也答应帮忙去问。

“这么多债主共同押着檀腻羁去见端正王。牛主对国王说:‘檀腻羁借了我的牛,我向他索要,他不肯还。’

“国王问:‘为什么不还牛?’

“檀腻羁说:‘我确实很穷,田里有稻谷等待收割,他对我有恩,好心把牛借给我,我用完之后,就把牛赶到他家门口,他也见到了,虽然没有嘴上说归还给他,但是牛在他家门口,我空手回家的,不知道那头牛是怎样丢失的。’

“端正王说:‘你们二人都有过失。檀腻羁没有口头嘱咐一声归还牛,所以就截掉檀腻羁的舌头,作为牛主人见到牛却不去收回,就应该剜掉你的眼睛。’

“牛主说:‘我不要这头牛了,我不愿意剜掉自己的眼睛,也不愿意截掉他的舌头。’

“于是双方就和解了。”

佛祖接着说伤马案:“马夫说:‘檀腻羁太过份了,打折了马的脚。’

“国王问檀腻羁:‘这是国王的马,你为什么要打折马的脚啊?’

“檀腻羁跪下来说:‘债主押着我赶路,那位马夫喊我拦住国王的马,那匹马跑得太快,无法驾驭,于是我就捡了一块石头扔过去,不料砸中马脚,我不是故意的。’

“国王对马夫说:‘你喊他拦住马,所以就截断你的舌头,檀腻羁打折马脚,就斩断他的手。’

“马夫说:‘我自己想办法解决马的问题,请不要行刑。’

“于是双方也和解了。”

佛祖接着说掉斧案:“木工说:‘檀腻羁把我的斧头弄丢了。’

“端正王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檀腻羁跪着说:‘我问他何处可以渡河,他便回答我,结果嘴里衔着的斧头,一张口就掉入水中,找不回来了,我确实不是故意的。’

“国王对木匠说:‘因为檀腻羁喊你导致丢东西,所以截掉他的舌头,而拿东西应当用手,你却用嘴衔着,导致斧头掉入水中,所以现在打掉你的两颗门牙。’

“木工一听,连忙说:‘我不要那把斧头了。’

“于是双方也和解了。”

“轮到卖酒的老板娘伸冤了。国王问檀腻羁:‘你为什么枉杀她的儿子啊?’

“檀腻羁跪着对国王说:‘债主逼我,再加上当时又饥又渴,于是乞讨了一点点酒,上床去喝酒,没想到被子下面有一个小孩在睡觉。等我喝完酒,小儿已经被压死了。我不是故意的啊,恳请大王明察实情,宽恕我。’国王就对那母亲说:‘你家开店卖酒,客人杂乱众多,你为什么把儿子放在众人常坐的座位上,而且还用被子蒙住,让大家看不到呢?你们两人都有过错。你儿子已经死了,现在罚檀腻羁做你的丈夫,为你再生一个儿子之后,再放他走。’

“老板娘叩头说:‘我儿子已经死了,我认了,我愿意和解,我才不愿意要这个饿鬼婆罗门做丈夫。’双方也和解了。

“当时,织布老翁的儿子走向前对国王说:‘这个人太狂暴了,踩死了我的父亲。’

“端正王问檀腻羁:‘你为什么平白无故踩死人家的父亲啊?’

“檀腻羁说:‘众位债主逼我,我很害怕,翻墙逃走,不料正好掉到他父亲身上,确实不是故意的。’

“端正王对老翁的儿子说:‘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你父亲已经死了,就罚檀腻羁做你的父亲。’

“对方回答说:‘父亲已经死了,我不愿意把这位婆罗门当作父亲,希望允许我们和解。国王同意了。于是五个案件都和解了。

“当时,檀腻羁的官司都和平解决了,非常高兴,就继续看国王断案。

“先是见有两位妇女,争一个儿子,都说是自己的儿子,来请求国王裁决。

“国王聪慧机敏,通过观察想出了一个计策。他对两位妇女说:‘只有一个儿子,却有两个人都要,怎么办呢?现在让你们每人拉住这个小儿的一只手拔河,谁胜了就归谁。’

“那位假妈妈因为对小儿没有慈心,所以使劲拔,不怕小儿受伤;而亲妈妈对儿子慈心深重,非常爱护,不忍用力拉。

“于是国王一眼就看出真伪了,对用力拉的妇女说:‘这确实不是你的儿子,你强抢别人的儿子,赶快坦白吧。’

“那个假妈妈就承认了,请求国王恕罪。国王把儿子判给了亲生母亲,放大家走了。

“接着又有两人为争一块漂亮的白布,都说是自己的,国王也用类似的办法判断了真正的主人。

“这时,檀腻羁想起来还有三个问题,于是就请教国王:‘这些债主带我过来的时候,路上有一条毒蛇,让我请教国王一个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出洞的时候,身体柔软,很容易出洞,等到进洞的时候,却有障碍和苦痛,这是为什么呢?’

“国王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蛇出洞的时候,心情舒畅柔和,所以身体也很柔软;蛇在外面忙了一天,为鸟兽等多种事情烦恼,大发脾气,所以就身体变得粗大,进洞的时候,就很难前进。你可以告诉那条蛇,如果在外面的时候,摄心不发脾气,那么他回洞的时候就会跟出洞一样顺畅,不会有障碍。’

“檀腻羁又问:‘路上遇到一位女人,她请我问国王,她在丈夫家的时候,思念娘家,在娘家的时候,又思念丈夫家,这是为什么呢?’端正王说:‘你可以告诉她,因为她有邪淫心,在娘家另外找了一个男人,在丈夫家的时候,邪淫心发,想念那个男人,回到娘家之后,很快又厌倦了男人,又思念丈夫。你可以告诉她,如果能够战胜自己的邪淫心,改邪归正,那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了。’

“檀腻羁又问:‘在道路边的一棵树上,见到一只山鸡,请我问国王,在其他树上,鸣叫声都不好听,而在那棵树上,鸣叫声非常动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呢?’国王说:‘因为这棵树下面有一大坛黄金,所以在这棵树上,鸣叫声非常好听,其他的树下没有黄金,所以鸣叫声不好听。’

“国王告诉檀腻羁:‘你之前犯了那么多的过失,我都为你开解。你家贫穷困苦到了极点,那棵树下的黄金,本来应当属于我,我把这坛黄金赏给你了,你自己去掘取吧。’

“于是檀腻羁就把国王的话语,一一转达给三位提问者,然后挖出那坛黄金,置办家产,一应俱全,变成了大富翁,一辈子都享乐不尽。”

佛祖告诉阿难尊者:“当时的端正王,不是别人,就是现在的我,当时的檀腻羁,就是婆罗门宾头卢埵阇。我前世的时候,能够帮他脱离苦难,并且布施珍宝给他,让他得到快乐。现在我成佛了,继续拔除他的苦厄,将无尽的法财宝藏布施给他。”

阿难尊者和大众听到佛祖所说,都非常欢喜,信受奉行。

 

好啦小朋友们,今天的佛经童话故事就讲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经文出自: 西土圣贤撰集·第1315部

贤愚因缘经卷第十一

檀腻羁缘品第五十二

元魏沙门慧觉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国内。有婆罗门宾头卢埵阇。其妇丑恶。两眼复青。纯有七女。无有男儿。家自贫困。诸女亦穷。妇性弊恶。恒骂其夫。女等更互来求所须。比未称给。嗔目啼哭。其七女夫瑧集其舍。承待供给。恐失其意。田有熟谷。未见践治。从他借牛。将往践之。守牛不谨。于泽亡失。

时婆罗门。坐自思惟。我种何罪。酸毒兼至。内为恶妇所骂。七女所切。女夫来集。无以承当。复失他牛。不知所在。广行推觅。形疲心劳。愁闷恼悸。偶到林中。值见如来坐于树下。诸根寂定。静然安乐。时婆罗门。以杖拄颊。久住观之。便生此念。瞿昙沙门。今最安乐。无有恶妇骂詈斗诤。诸女熬恼。贫女夫等。烦损愁苦。又复无有田中熟谷。不借他牛。无有失忧。

佛知其心。便语之曰。如汝所念。如我今者。静无众患。实无恶妇咒诅骂詈。无有七女骜恼于我。亦无女夫竞集我家。亦复不忧田中熟谷。不借他牛。无有亡忧。佛告之曰。欲出家不。即白佛言。如我今者观家如冢。妇女众缘。如处怨贼。世尊慈愍。听出家者。甚适鄙愿。

佛即告曰。善来比丘。须发自落。身所著衣。变成袈裟。佛为说法。即于坐处诸垢永尽。成阿罗汉。阿难闻之。叹言善哉。如来权导实难思议。此婆罗门。宿种何庆得离众患。获兹善利。犹如净[(畾/且)*毛]易染为色。佛告阿难。此婆罗门。非但今日蒙我恩泽离苦获安。过去世时。亦赖我恩。免众厄难。复获安快。阿难白佛。不审世尊。过去世时。云何免救令其脱苦。佛告阿难。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广分别说。阿难白佛。诺当善听。

佛告阿难。乃往过去阿僧祇劫。有大国王。名阿波罗提目佉。晋言端正治以道化。不抂民物。时王国中。有婆罗门。名檀腻羁。家理空贫。食不充口。少有熟谷。不能治之。从他借牛。将往践治。践谷已竟。驱牛还主。驱到他门。忘不嘱付。于是还归。牛主虽见。谓用未竟。复不收摄。二家相弃。遂失其牛。

后往从索。言已还汝。共相诋谩。尔时牛主。将檀腻羁。诣王债牛。适出到外。值见王家牧马之人。时马逸走唤檀腻羁为我遮马。时檀腻羁。下手得石。持用掷之。值脚即折。马吏复捉。亦共诣王。

次行到水。不知渡处。值一木工。口衔斲斤。褰衣垂越。时檀腻羁。问彼人曰。何处可渡。应声答处。其口开已。斲斤堕水。求觅不得复来捉之。共将诣王。

时檀腻羁。为诸债主。所见催逼。加复饥渴便于道次。从沽酒家。乞少白酒。上床饮之。不意被下有小儿卧。压儿腹溃。尔时儿母。复捉不放。汝之无道。枉杀我儿。并共持着。将诣王宫。

到一墙边。内自思惟。我之不幸。众过横集。若至王所。傥能杀我。我今逃走。或可得脱。作是念已。自跳踯墙。下有织公。堕上即死。时织公儿。复捉得之。便与众人。共将诣王。

次复前行。见有一雉住在树上。遥问之曰。汝檀腻羁。今欲那去。即以上缘向雉说之。雉复报言。汝到彼所。为我白王。我在余树。鸣声不快。若在此树。鸣声哀好。何缘乃尔。汝若见王。为我问之。

次见毒蛇。蛇复问之。汝檀腻羁。今欲何至。即以上事。具向蛇说。蛇复报言。汝到王所。为我白王。我常晨朝。初出穴时。身体柔软。无有众痛。暮还入时。身粗强痛。碍孔难前。时檀腻羁。亦受其嘱。

复见母人。而问之言。汝欲何趣。复以上事。尽向说之。母人告曰。汝到王所。为我白王。不知何故。我向夫家。思父母舍。父母舍住。思念夫家。亦受其嘱。

时诸债主。咸共围守。将至王前。尔时牛主。前白王言。此人借我牛去。我从索牛。不肯偿我。王问之曰。何不还牛。檀腻羁曰。我实贫困。熟谷在田。彼有恩意。以牛借我。我用践讫。驱还归主。主亦见之。虽不口付。牛在其门。我空归家。不知彼牛竟云何失。王语彼人。卿等二人。俱为不是。由檀腻羁口不付。汝当截其舌。由卿见牛不自收摄。当挑汝眼。彼人白王。请弃此牛。不乐剜眼截他舌也。即听和解。

马吏复言。彼之无道。折我马脚。王便为问檀腻羁言。此王家马。汝何以辄打折其脚。跪白王言。债主将我。从道而来。彼人唤我。令遮王马。高奔叵御。下手得石捉而掷之。误折马脚。非故尔也。王语马吏。由汝唤他。当截汝舌。由彼打马。当截其手。马吏白王。自当备马。勿得行刑。各共和解。

木工复前云。檀腻羁。失我斲斤。王即问言。汝复何以失他斲斤。跪白王言。我问渡处。彼便答我。口中斲斤。失堕渠水。求觅不得。实不故尔。王语木工。由唤汝故。当截其舌。担物之法。礼当用手。由卿口衔致使堕水。今当打汝前两齿折。木工闻是。前白王言。宁弃斲斤。莫行此罚。各共和解。

时酒家母。复牵白王。王问檀腻羁。何以乃尔抂杀他儿。跪白王言。债主逼我。加复饥渴。彼乞少酒。上床饮之。不意被下有卧小儿。饮酒已讫。儿已命终。非臣所乐。唯愿大王。当见恕察。王告母人。汝舍沽酒。众客猥多。何以卧儿置于坐处。覆令不现。汝今二人。俱有过罪。汝儿已死。以檀腻羁。与汝作婿。令还有儿。乃放使去。尔时母人。便叩头曰。我儿已死。听各和解。我不用此饿婆罗门用作夫也。于是各了自得和解。

时织工儿。复前白王。此人狂暴。蹑杀我公。王问言曰。汝以何故。抂杀他父。檀腻羁曰。众债逼我。我甚惶怖。趒墙逃走。偶堕其上。实非所乐。王语彼人。二俱不是。卿父已死。以檀腻羁。与汝作公。其人白王。父已死了。我终不用此婆罗门以为父也。听各共解。王便听之。

时檀腻羁。身事都了。欣踊无量。故在王前。见二母人。共诤一儿。诣王相言。时王明黠。以智权计。语二母言。今唯一儿。二母召之。听汝二人。各挽一手。谁能得者。即是其儿。其非母者。于儿无慈。尽力顿牵。不恐伤损。所生母者。于儿慈深。随从爱护。不忍抴挽。王鉴真伪。语出力者。实非汝子。强挽他儿。今于王前。道汝事实。即向王首。我审虚妄。抂名他儿。大王聪圣。幸恕虚过。儿还其母。各尔放去。复有二人。共诤白[(畾/且)*毛]。诣王纷纭。王复以智。如上断之。

时檀腻羁。便白王言。此诸债主。将我来时。于彼道边。有一毒蛇。殷勤倩我。寄意白王。不知何故。从穴出时。柔软便易。还入穴时。妨碍苦痛。我不自知何缘有是。王答之言。所以然者。从穴出时。无有众恼。心情和柔。身亦如是。蛇由在外。鸟兽诸事。触娆其身。嗔恚隆盛。身便粗大。是以入时。碍穴难前。卿可语之。若汝在外。持心不嗔。如初出时则无此患。

复白王言。道见女人。倩我白王。我在夫家。念父母舍。若在父舍。复念夫家。不知所以何缘乃尔。王复答言。卿可语之。由汝邪心。于父母舍更畜傍婿。汝在夫家念彼傍人。至彼小厌。还念正婿。是以尔耳。卿可语之。汝若持心。舍邪就正则无此患。

又白王言。道边树上。见有一雉。倩我白王。我在余树。鸣声不好。若在此树。鸣声哀和。不知其故何缘如是。王告彼人。所以尔者。由彼树下有大釜金。是以于上。鸣声哀好。余处无金。是以住上。音声不好。王告檀腻羁。卿之多过。吾已释汝。汝家贫穷困苦理极。树下釜金。应是我有。就用与汝。卿可掘取。

奉受王教。一一答报。掘取彼金。贸易田业。一切所须。皆无乏少。便为富人。尽世快乐。佛告阿难。尔时大王。阿婆罗提目佉者。岂异人乎。我身是也。尔时婆罗门檀腻羁者。今婆罗门宾头卢埵阇是。我往昔时。免其众厄。施以珍宝。令其快乐。吾今成佛。复拔彼苦。施以无尽法藏宝财。尊者阿难。及诸众会。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经文出自: 西土圣贤撰集·第1315部

贤愚因缘经卷第十一

檀腻羁缘品第五十二

元魏沙门慧觉译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fjgszhda.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6 − 2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