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六道趣闻 夫妻同时梦见三小鬼来抓人

夫妻同时梦见三小鬼来抓人

背景  我妻子有一个表弟,名叫学军。学军的老家离我老家不到一公里。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因此彼此都很熟悉。当年我筹建公司时,我看中他那种踏实细心、铁面无私的性格,因此将库房交给他管理。

  在管库房的几年间,学军经常和我谈起他经历的一些十分怪异的事。比如小时候晚上他经常会看见穿着白衣服,看不到脸的人等等。

  其中一件怪事,他和我谈起过很多次,我至今记忆犹新。   

  学军的前妻名叫菊明,得了严重的肺心病(肺源性心脏病)。1990年8月左右,菊明临去世前几天发生了一件很灵异的事情。

  有一天中午,学军与菊明午休的时候,似睡非睡的状态下,他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梦中有三个青面獠牙的小鬼走进屋子,来到他们的床前。三个小鬼手里拿着铁链,说是要抓他的妻子,铁链的“叮当”声音听得很清楚。其中一个小鬼指着学军对另外两个说:“这男人很厉害,要防备他,先控制这男人,再抓这女人……”学军听到小鬼这样说,他马上摸起地上砍树的弯刀和几个小鬼搏斗,极力保护他的妻子。最后,这三个小鬼见打不过学军,放下话:“这男的太厉害了,我们过几天再来抓。我们先到对门把那个老头抓了回去交差。”接着小鬼就出了房间。  

  过了一小会,只听到“砰”一声猎枪的枪响,学军被惊醒。他全身是汗,已经筋疲力尽了。他妻子也被枪声惊醒,学军惊魂未定,强作镇定。没想到妻子先开口了,说她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有三个小鬼拿着铁链来抓她,还说睡在她旁边这个男人很厉害,要先控制这个男人,再用铁链来绑她。后来几个小鬼因为打不过学军,说等几天再来,先到对门把那个人抓回去交差。

  学军听完菊明的话,感觉头皮都炸起来了!原来妻子的梦境和他的梦境一模一样!学军当时就吓得呆坐在床上,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倒在床上只是暗自叹气。他知道,这根本不是做梦……

背景  学军后来告诉我:“三个小鬼说等几天再来,当时我就晓得菊明活不了几天了……我以前是从来不信邪的,经历这件事情之后,我相信确实有那些东西了(指鬼神)!”

  三天之后,学军赶集回来时,妻子已经肺心病突发而猝死了。  

  再说他做梦时被那声枪声震醒是怎么回事。那时候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管控枪支,老家很多人家里都有长管猎枪。我们当地有一种说法,说是如果家里有人中邪了,用鸟枪放一炮,就可以把小鬼等邪气吓跑。当时,他们对门的那位老人已经病入膏肓。那时这老人和家里人说,他看见三个人拿着铁链进了他家门,说是来抓他。他的家人一听后,觉得不对头,马上拿出装好散弹和火药的猎枪,“砰”的一声放了一枪,正是这一声巨响,把学军和他妻子从噩梦中惊醒了。

  但放枪并没能解决问题,当天晚上,这老人还是去世了。

  学军的妻子去世时,还发生了一件怪异的事。学军有一个妹妹名叫学英,学英远嫁到了离家九十多公里的成都郊区。有天凌晨学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个人告诉她说:“你还不赶紧回娘家去看你嫂子(学军的妻子)最后一眼,她今天已经死了。” 

  醒来后,学英觉得这个梦绝对不是好兆头。那个年代通讯很落后,电话和手机还只是传说,自然无法核实情况。如今梦到嫂子有难,她很着急。学英一大早就坐长途车往娘家赶,那时路烂车慢,几经转车,傍晚才赶到娘家,回来时看见嫂子已经躺在棺材里面了。 

背景  学军的妻子去世后,通过妹妹学英的介绍,学军入赘到了成都妹妹所在的那个生产队,和一个名叫帮秀的女人重组了家庭。

  转眼到了2010年。正月初八我们开工那天,我和学军在库房闲聊时,他说,正月初一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梦中他母亲叫他明年到她那里去过大年。(注:我们老家所说的过大年,不是指正月初一,而是指农历正月十五。)学军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了,正月初一做这个梦,学军感到兆头很不好。当时学军和我半开玩笑的说:“我妈已经和我托过几次梦了,要我到她那里去,我怕是过不了明年正月十五。”我当时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安慰他:“做梦都是反的,你不要乱想。”尽管我的嘴上这样说,但是我心里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公司里面的人知道了这事,有人还取笑学军,说他明年正月十五要到阴间去报道。 

  当年农历十月左右,我从外地出差回来后,到库房和学军闲聊。二十多天不见,我看见学军脸色很不好,面色蜡黄,嘴唇发干发紫,声音有点嘶哑。我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说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觉得这几天胃疼。结合他年初说的那个梦,我让他赶紧到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他说:“没得问题,我的身体好得很,你放心吧。”   

  我对学军很了解,他经历过许多苦难,从小家庭贫寒,父母去世得早,他是长子,带着兄弟姐妹四人艰难度日,前妻又早早地去世了……我知道他是怕检查花钱才不想去医院的。因我又要出差,在出差前,我嘱咐办公室的一位员工赶紧带学军到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一下。

  两天后,员工打电话给我,说是医生要求学军把家属带过去进一步检查,可能是肝上有问题。听后我心里咯噔一下,看来问题比较严重!我怕耽误他病情,就叫办公室的一个女员工第二天带学军去进一步检查,就和医生说她是学军的家属。

  过了两天,结果出来了,是肝癌晚期。 

  2011年正月十四,我正在外面出差,深夜十一点多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学军的号码,接通电话后是学军的老婆帮秀打来的,说是学军想给我说几句话。我接过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我根本听不清楚,只是听到“呼呼”的出气声音。我安慰学军:“你要挺住,我下周就回来看你,医生说你没多大问题的!”电话那头仍旧只有出气的“呼呼”声。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学军的妻子帮秀打电话告诉我,说学军刚刚走了。  

  那一天正好是正月十五。那一天,正是学军的母亲在梦中和他约定好一起“到那边”过大年的日子。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fqtsmjsxglzr.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