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粮票

大学最后一年,我们都要出去实习半年,我和另一名同学一起到某市建设工地,实习三个月。晚上我俩与工地的正副工长一起,四个人住在一个仓库里。那天晚上正下雨,又没有电,不能看电视,大家都躺在床上聊天。聊到工地临时浴室闹鬼的事情时(此事以后再细说),我的同学坚决否认有鬼,说鬼只是人的幻觉或错觉。副工长坚持说有鬼,是真实存在的。我则半信半疑,三个人正辩论得不可开交时,一直不吭声的老工长,突然开腔了说:“你们不用吵了,我就亲眼见过!”一下子,大家都静了下来。

老工长叹了口气,对副工长说:“83年的时候,我们二工段不是死了一个棚架队的队长吗?这件事你知道吧?”副工长说,这件事他知道,那时他在五工段,听说那棚架工死得很惨,摔死的。后来火葬时,亲属都来不了。

老工长说:“是啊,他的亲属在山区里,离省城好几百公里,一下子来不了,尸体又不能放太长时间,就匆忙火化了。你知道吗,他死前就同我一个宿舍。当时我们一起住的工棚里有六个人,一个大大的工棚里,左右分别摆放二行床铺,一边摆三张床,他就是睡在我一侧最里面一张床。”  

“那天,我们给他办完了葬礼后,回到工棚里已傍晚了。当晚,大家不大愿睡,也不敢早早入睡,都躺在床上聊天。聊到深夜,大家顶不住,都迷迷糊糊入睡了。我刚入睡不久,突然间,隐约感到有人站在自己的床边,睁开眼睛一看,不由惊出一身鸡皮疙瘩!”

“我的床前不远处,竟赫然站着一个‘人’,无声无息,在昏暗的灯光下 ,令人毛骨耸然!由于左右两行床的中间是横拉着一条铁丝,平时做晾挂衣服用的,大家都把洗换的衣服晾在铁丝上。而那个‘人’就站在晾在铁丝的衣服后面,所以我看不到那个‘人’的脸,只见他胸部以下的部分,不过那熟悉的身影和穿着的黑色呢子衣服,绝对就是死去的那棚架队长!因为他死后装身时,公司就特意买了一套当时很贵重的黑呢子衣服,给他穿着火化的!” 

老工长说到这里时,一边比划着,一边说,就像我们现在住的仓库里,中间也一样有铁丝挂着衣服,那鬼就站在衣服的后边!我边听边看着横在房子中间的铁丝上的衣服,真的害怕突然就有鬼魂出现在衣服后面,那种恐怖感现在还能真切感受到!

老工长接着说:“当时我吓得差点喘不过来气,定下神后,硬着头皮,壮起胆来,大喝一声‘是谁?’,那‘人’突然不见了。只感到一阵凉风刮过,铁丝上的衣服也抖动起来。大家听到我的喊声,一激灵的都跳起来,可是没有发现一个人,房子的大门也没有打开!听到我这么一说,大家吓慌了,都不敢睡了,打开了工棚里所有的灯,在床上吸烟聊天,硬撑着不敢睡。可是撑到快天亮的时候,大家实在顶不住了,又慢慢迷糊地睡下。”

“我也刚合上眼,突然听到背后有人说话,同时感到阵阵阴气,一下子马上惊醒了。当时,我面向墙壁,不敢翻转回身来,只是集中注意力听床前那个声音说什么。”“只听背后的声音对我说‘某某啊,亏你还是个干部,连我的钱你都不还给我,我还有四十元补贴,还有三百斤粮票,你快点还给我!’还低声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清楚,也不敢再听下去。当时,自己又不敢翻转身面对背后说话的人,就用力一拍床铺,用脚向后猛踢蚊帐!只觉得又一阵阴风刮起。这时,大家不用我叫,都纷纷起来了。”

“当晚再没有人敢睡了。第二天一早,我就找工段的总务长,查看那死者还有什么钱物,果然有四十元补助金他未领取,还有一些劳保品,但就是不见有粮票!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就把钱物取出,等他的亲人来后,全交给他亲人。那些旧衣服全部烧了送给他。”

“只是粮票并没有在帐上,我一直百思不解,难道我听错了死者说的话?这种事又不敢与大家乱说,到处乱问,人家不当我发神经了?”

“后来,总务长找到我说,粮票找见了,确实整整是三百斤!原来是死者的一个老乡代领了,那老乡见死者突然死去,就生了贪心,想私吞这三百斤粮票。谁想,有一天他上工地,竟被砖头砸伤脚住院。人一住进医院,就见他死者老乡向他要粮票,吓得他乖乖地把粮票交还回工段总务,总务一斤不少全寄给了死者的家人!”

老工长最后叹口气,说道:“人的贪心其实鬼神是一清二楚的,你瞒得过阳间的人,却瞒不过阴间的鬼!”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明白了,除了你知我知外,还有天知地知鬼神知啊!

 

                              作者:秦老师

 

  ©声明:文章源于微信公众号:《秦老师讲因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glp.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