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助念往生 80后大学生王瀚醌居士殊胜往生

80后大学生王瀚醌居士殊胜往生

王瀚醌居士,山东滨州人,80后,年轻的一代,大学毕业。瀚醌因病苦而念佛,于2017年4月1日凌晨零时许自在往生,感应殊胜,瑞相昭著,兹将其往生前后相关事迹略作整理,以飨大众。

醇厚刚直,洁身自好

瀚醌性格醇厚刚直,生活中从不爱说场面话,不想接触的人,就直接回避了。自大学毕业以来,只在外面吃过一次饭,不喜欢那种应酬的场合,也从来不去KTV等地,因为不喜欢那种环境。瀚醌嫉恶如仇,见善心喜。在家孝敬长辈,经常对父母讲:“爸,妈,等着享大福吧!”工作中乐于助人,同事间有矛盾时也积极去协调。

瀚醌未得病时身体健壮,身高一米八,体重75公斤,阳光自信。他对婚娶之事没有兴趣,还曾半开玩笑地对母亲说:“妈,当今社会,像我这样的童子,没有啊!”尤其是自己被查出有难以治愈的白血病后,对于别人给他说媒之事更是极力回避,觉得如果应了别人,就是骗了人家。

恶疾初现,念佛免苦

瀚醌于2010年7月份大学毕业,八九月份时感到身体不舒服,经常发烧,病情严重时,不得不弓着腰走路,步履维艰,从背后看,就像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十月份住进医院,查出是白血病。在医院住了十几天,没有化疗,只进行了保守治疗。在这期间,家里请了十几位同修师兄念佛回向给他。瀚醌病发时,只要念佛及观世音菩萨,出一身大汗就好了。去医院时是用轮椅推着去的,出院时已恢复得很好,又是小伙子的样子了。

据瀚醌的母亲讲,从瀚醌得病时起,她就发愿把孩子交给佛菩萨了。如果寿命没到,就让他在人间弘扬佛法,为三宝做一些贡献;如果寿命确实到了,就求阿弥陀佛接他往生极乐世界。但瀚醌不认为自己得的是绝症,从没把病当回事儿,出院后该上班上班,该打球打球。当时医生说要进行骨髓移植,但是移植成功率比较低,就算成功,存活时间也不会很长,因此瀚醌没有做骨髓移植。瀚醌此后六年里虽在吃药,但一直维持得很好。

专心念佛,感应良多

2016年5月7日,瀚醌第二次住院,这次住了两周。这年“五一”期间,瀚醌皈依了三宝,此后便时常听大安法师讲经说法,并开始使用计数器念佛。身体最好的时候,感觉比正常人都好,每天念一万声佛号,病就好像消失了一样,连走路都是蹦着走,但他每当身体有所好转的时候,念佛便开始懈怠。

2016年9月份,瀚醌再次住院九天。蒙佛菩萨加持,病来得快,好得也快。有一天,瀚醌对母亲说:“妈,我走吧!”母亲问:“你上哪儿去?”他说:“咱不天天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嘛!”母亲说:“现在不要去,要去也是咱娘儿俩一块去。”瀚醌怕母亲伤心,就没再提走的事。但瀚醌仍时不时地对母亲说:“妈,我走了以后您要好好地活着。您和爸爸都有退休金,不用我挣钱给你们养老,你们老了还有我姐姐照顾,我走得无牵无挂。”

当时姐姐问瀚醌一天念佛多少,瀚醌告诉姐姐:“我念一句是一句,每念一句都是真心地念。不是为了念佛而念佛,而是真心真意地在想佛时,才会按一下计数器,念一句佛。”这和瀚醌平常做事的风格是一致的,能做到才做,做不到就不做,不会敷衍了事。瀚醌拜佛的时候也至诚恭敬,每个动作都很慢,他礼佛一拜,可能别人十几拜都拜完了。

2016年腊月下旬,有一次瀚醌发烧,恍惚间,感觉有佛菩萨来告诉他,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从现在开始要生起正知正见。这时,瀚醌一摸自己的头,烧已经退下去了。

腊月二十九,瀚醌因为洗头感染风寒,年后正月初七开始住院。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四五天后,瀚醌浑身肿起来,肺部感染,胸腔积水。这次住院时间最长,将近两个月,但瀚醌在医院也不遭罪,几乎一直在睡觉,经常笑醒。

有一天晚上,隔壁的老太太咳得喘不过气来,瀚醌就发起慈悲心:我能救她就好了。这么一想,没过一会儿,就感觉有一个人来对他说:“你管你自己就行了,还想救她?”这时瀚醌感觉头顶有很大一个洞,看到自己在这个洞里,那个人使劲拽他胳膊,想把他拽出去,还说:“你救她吧,我拉你走!”眼看就要把瀚醌从身体里拉出去了,瀚醌这时双手合掌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念了几声,那个人松开瀚醌走了。后来,老太太也不咳嗽了。

瀚醌还说他经常能看到一些殊胜的境界,例如金光灿灿的水果,还说佛菩萨安排给他做的事等。父母再细问,他就不说了。他对父母说:“佛菩萨告诉我,要跟弥勒菩萨学习,要笑口常开,你太严肃了。”自此以后,瀚醌经常做笑脸,然后调皮地问父母:“爸,妈,这样笑可以吗?”

瀚醌在这次住院期间,心态依然很好,从来没有抱怨过得病,还反过来劝解父母。因念及疾病多由业力所致,他也经常忏悔。看到电视里的战争片,瀚醌会诚心忏悔自己往昔世中所造的杀业;说话伤到人了,他也会马上道歉。即使在医院,瀚醌及家人也一直不忘念佛求生极乐。姐姐每次给他打电话,第一句就是问他“念佛了吗”,第二句才是“今天感觉怎么样”。每天早起后,在病房里,父母和瀚醌三人手搭手放到一起说:“我们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南无阿弥陀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临往生不到十天时,有一次他单独和父亲说:“爸,我要走啦。”父亲一听就落泪了,瀚醌一看,下面的话就咽回去了。

预知时至,正念往生

2017年3月31日,瀚醌让母亲把医院的被子换成自己家的。当天下午3点来钟,瀚醌问医生:“我这个病还有没有救啊?”医生只说明天检查结果出来后商量一个治疗方案,再告诉他。在此之前,瀚醌心里还是有些想留下来,但一听医生这样回答,觉得就是默认他这个病确实没法治了,因此他就全放下了。此后,他就按照东林佛号念佛,一心求往生。

3月31日下午,瀚醌和母亲说了三次“我要走了”。他母亲后来说,一听儿子说要走了,她心里老觉得,哎呀,到时候了。晚上约七八点钟的时候,瀚醌又说了一次“我要走了”。母亲没说不让他去,他觉得母亲就是默认了。

深夜12点(4月1日凌晨,阴历三月初五),瀚醌伸出两个胳膊说:“爸爸妈妈,你们扶我最后一次,今晚上我下床去睡,妈上床来睡。”瀚醌从床上下来后,仅过了五六分钟,就闭上眼睛往生了,时年31岁。他说“爸爸妈妈,你们扶我最后一次”,真的就是最后一次了,他让母亲睡床上,自己睡床下,是想对父母尽最后一孝。

据瀚醌的母亲讲,瀚醌那天早晨起来的样子就和平常不一样,盘腿坐在那里就像一个小和尚。而瀚醌提前让母亲把医院的被子换成自己家的,在他往生以后,家人们将他接回家时,省去了换自己家被子的麻烦,家人们不禁感慨:“原来他自己一切都安排好了!”

携其表兄,神游净土

瀚醌往生当晚,他的表哥正在上中班,凌晨12点50分下班。凌晨12点左右,表哥忽然感觉困得睁不开眼了,因为上班不能睡觉,他就定了10分钟的闹铃,找了个角落打盹儿。这时表哥就看到瀚醌来了,对他说:“哥,走啊,我带你去个地方。”表哥说:“你等等,我马上下班,下班以后咱们去。”瀚醌好像知道表哥定了10分钟闹铃似的,就说:“一会儿就行,用不了多长时间。”表哥说:“我今天骑电动车来的,你等等我,我去借个车,咱开车走。”瀚醌说:“不用,哥,你跟我走就行。”

感觉刚要走,一刹那间就到了另一个世界了,到处五彩缤纷,别提多美好了!这里的空气是那么清新,沁人心脾;温度那么舒适宜人,感觉高一度太热,低一度太冷,恰到好处;好多花也从来没见过,香气浓郁,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地面由黄金铺成,闪着耀眼的光;又看到一座又高又大仿古式的房子,像寺院里的大雄宝殿那样庄严;还有各式各样叫不出名字的闪闪发光的珍宝……

表哥问:“醌,这么好的地方,得几万块钱一平米啊?”瀚醌说:“哥,这里不要你一分钱,这里也有你的位置,你只要好好修,好好做,你也能来。”表哥心里想:不要你一分钱,因为我舅舅和舅母(瀚醌的父母)给你买好了,但我这辈子是别想了,我没钱买啊。瀚醌仿佛完全知悉表哥的心思:“哥,真的不要你一分钱,你好好修就行。”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往前走,两个人说话声音不大,但都能听清楚对方说什么,还能听到类似佛乐的声音,感觉很舒畅。

说着说着,瀚醌身上的衣服就变了一套,不是之前穿的那套新衣服,而是一层一层像画里佛菩萨的衣服,很精致,很庄严。表哥说:“醌,你这衣服要是穿旧了不要了,给我穿穿。”瀚醌说:“哥,这个还不行。”紧接着又说:“哥,你先回去吧。”表哥说:“没事,等等你,咱一块儿回去。”瀚醌说:“不用,我什么时候想回都能回,你先回去吧。”表哥说:“行,那我先走吧。”

表哥在前,瀚醌在后,表哥想回头跟瀚醌说一声“你回去吧,醌,我就先走了”,刚一回头,就看不见瀚醌了。只看到一个天梯,直通天上,天梯上面有一个古代城楼式的城门,表哥很奇怪自己是怎么下来的。

这时,表哥醒了。回想刚才的情境,心想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瀚醌买房了,让我去看看那房子?表哥当时也快下班了,手里有些活儿还没干完,就赶快干活了,也没再多想。他想着第二天跟舅母说说这个梦,结果早晨5点多钟就得到通知:瀚醌往生了。表哥后来说,虽然知道瀚醌走了,但他那天一点儿都不难过。当时感觉,这不刚和瀚醌在一块儿吗?他也一直在想,这个梦和瀚醌往生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

后来,瀚醌的姐姐带表哥一起念《佛说阿弥陀经》,表哥这才明白,此前梦中去的是极乐世界。表哥说:“要是让我现在走,我也愿意走。你们不知道,那里太好了!”瀚醌的表哥是一个老实本分、不善言辞的人,平时家里供着佛像,隔几天就买水果供佛。有时他还和瀚醌的母亲说:“舅妈,我这一生来就是来了缘的,媳妇、孩子这些事情,都是我欠他们的,缘了完了我就走了。”但是他在做这个梦之前,从来没有诵过佛经,更不知道极乐世界的情况。

瑞相昭著,大众称叹

瀚醌4月1日凌晨往生后,家人随即把他接回家,停放在他自己生前所住的房间。早晨6点,当地的助念团赶来助念。一位助念的师兄说,在瀚醌房间的感觉和在客厅完全不一样,瀚醌房间里的氛围太殊胜了,能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加持力。这位师兄还欢喜地说:“现在感觉自己在极乐世界有熟人了,我现在给瀚醌助念,到我临终往生的时候,他肯定也会跟着阿弥陀佛来接我的。”一位负责开示的师兄说:“让我给瀚醌开示,我感觉自己都没词儿了,人家都在极乐世界待着了,我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瀚醌舍报32个小时之后,大家为他穿衣服时发现,他的额头微凉,头顶温热,面色红润,胳膊柔软。他住院将近两个月,家人怕他感冒,就没给他洗过澡。舍报以后,大家给他擦洗身体的时候,发现他浑身皮肤都是光滑细腻的。生前住院期间,瀚醌腿上的皮肤、肌肉松弛,但是换衣服时发现,他腿上的肌肉变得很饱满,和没生病时一样,胖乎乎的,皮肤很细嫩。瀚醌生病时肚子用暖水袋热敷,留下好多红印去不掉,换衣服时再看,那些红印都不见了。去探望的人都说,这孩子都不像是走了,更像是躺在床上睡觉呢!

佛化家庭,善根深厚

瀚醌在今生能够圆满成就往生大事,足见其善根深厚,因缘殊胜。瀚醌出生于佛化家庭,父母、姐姐都信佛。姥姥也是一位念佛人,平时不愿旁人打扰,就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念佛,临终走得很自在。

据瀚醌的母亲讲,2001年腊月二十五日早晨4点来钟,她看到西边来了三位老人(那时还不知道是西方三圣),感觉刹那间就来到跟前,对她说:“你的老人到时候了,该走了。”因为亲情牵缠,她便回答说:“到了时候也不行,不让走。”瀚醌的姥姥讲,此后自己每天早晚合掌念佛的时候,都能听到远处有好多人在念佛,还听见人说:“赶紧来吧,大家都欢迎你。”2002年“五一”期间,瀚醌的姥姥说不舒服,到医院查出是肺癌。于是瀚醌的母亲就发愿,求佛菩萨接自己母亲往生。瀚醌的姥姥平时最爱干净,因此瀚醌母亲就善巧劝慰老人说:“妈,咱到时候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不然下了地狱,可遭罪了,比如去了《地藏经》里说的粪尿地狱,脏得很!”老太太一听马上说:“哎呀,我可不去那里!我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因为担心母亲挂念儿女而影响往生,瀚醌的母亲便对老太太说:“妈,现在您去了极乐世界,将来我也去极乐世界,咱们在极乐世界还能天天见面。”老太太听了很高兴,从此便万缘放下,一心念佛。后来,老太太是吉祥卧走的,往生后身体柔软,头顶温热,空中有五颜六色的光。出殡的时候,瀚醌的姐姐还听到天乐盈空。

死心悟新禅师云:“弥陀甚易念,净土甚易生。”瀚醌的往生,证明阿弥陀佛慈悲愿力不可思议,一念回心,即蒙摄受。我辈念佛行人,皆当如是信,如是愿,如是行,必能与瀚醌一样,高预海会,长侍弥陀!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hdxswhkjsssw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1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问题反馈:
https://f.wps.cn/w/GcX2Im7C
可通过以上方式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原创
音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