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衣裳

  大学将毕业,我与另一个同学到一个建筑工地实习。大家知道,建筑工地是住得比较简陋的,数百工人都是在一个大大的临时冲凉房一起洗澡的,在北方叫做澡堂,南方人叫冲凉房。当时我们实习工地的临时冲凉房是建在厂区的铁路旁边,是用南方的竹席搭建的,竹子作骨架,竹席作墙壁,沥青纸作屋面,地面铺上水泥,拉上自来水管,分隔出十几个冲凉间,安上十几个水龙头,一个大型的临时澡堂就算建成了。冲凉房(澡堂)有二十多米长,七八米宽,左边为男的,右边是女的。男女澡堂的门都开在房子的左右两端,房子中间用竹席隔开。

  有点奇怪的是,冲凉房中间隔断的地方并不是用几块竹席子分隔,而是中间分隔出一段五、六米不使用的空间地方。这分隔出的空间里也装有水龙头,也分隔有几个冲凉间,显然,以前也是作冲凉间用的,只是荒废现在不用了。在男女澡堂两边,分别堵上了一道墙,中间地带就成了男女冲凉房的缓冲隔离地带了。

  实习开始一段时间,我们去洗澡时,发现有个奇怪的现象:大家都喜欢挤在靠门口那几间冲凉间洗澡,极少有人靠近里面缓冲地带旁洗澡。有时人多拥挤,工人们宁可在外面等一等,也不愿意进入最里面的几间冲凉间洗澡。

  我们刚来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也不大注意这些,所以,每次洗澡,都是直接进入靠近隔离的缓冲地带那里洗澡,因为那里没有人占你的洗澡间,人再多,里面这几间都清静得很。只是每当我们在深入澡堂最里面洗澡时,总感觉那些工人师傅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们,但一与我们的眼光接触,他们就很不自然地把目光移开,似乎有什么要说似的。当时,我们想:“哼!别以为我们是色狼,我们才不会下流到从这隔墙破洞窥视隔壁的女工洗澡!”

  对于那缓冲地带我们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隔断的篱笆竹席墙都已经破烂了几个洞,我们认为中间隔出一段缓冲空间,目的是防止有人从男澡堂隔墙的破洞窥视那边女澡堂,有了中间这空间后,确实从男澡堂无法窥视到女澡堂那边的人。所以我们很问心无愧地每天在澡堂最里面洗澡。可是,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简单!可以说,事情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

  有一天加夜班,我与同学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去洗澡。大家都休息了,只有我俩在大大的冲凉房里,我们和往常一样进入最里面的冲凉间,打开水龙头洗澡。洗着洗着,突然,我们都听到那中间隔离带里的水龙头似乎被人打开了,水哗啦啦直响,我的同学在最里面,听得最清楚。

  他说:“奇怪,怎么有人在'禁区'里洗澡呢?”他把那中间隔离的缓冲地带叫作“禁区”。

  我说:“是不是你听错了,是女浴室那边有人洗澡吧?”

  他侧耳仔细听了一下,说:“没错,是在禁区的水龙头,可能水龙头坏了,漏水了吧?”

  说着,他突然作出一个大胆的举动,也许是让他终身难忘和永远后悔的冒失行为,他居然一下子凑近那隔离墙的破洞,探着头向那中间缓冲地带窥视!

  猛然,他像触电一样,煞白着脸,浑身哆嗦着匆匆忙忙穿上裤衩,连身上的水也来不及擦,就提着桶往外跑!

  我当时也蒙了,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那莫名的恐慌感也让我跟着他拼命地往外跑!

  回到宿舍,他一屁股坐在床上,半天也说不上话,我连连催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就是不说。

  第二天,在我逼问下,他嗫嚅了半天才说,昨晚他从破洞里窥视时,突然发现,在荒废不用的冲凉间有一件花衣裳,再定眼一看似乎是一个穿着花衣服、长着辫子的女人隐隐约约在冲凉间里!吓得他魂不附体不敢再看了。

  我取笑他说:“可能是加班的女工钻入'禁区'洗澡,被你这小子大饱眼福了。”

  他正色地说:“决不是女工!那女人没有脚的!”

  不过他倒自我解嘲地说,可能是他眼花吧,只不过是一件花衣裳。

  可是,如果仅是一件花衣裳,那水龙头的水声又怎么解释?那女人的长发又怎么解释?如果是个人,那封闭的空间她又怎么进来?难道只是一个幻影而已?我俩猜测了半天还是没有结果,便找要好的张师傅说起这事。张师傅听了我们的诉说,哈哈大笑道:“看来你们两个家伙真是运衰,真的‘撞彩’了。我早就想告诉你们不要总靠近隔离带那里冲凉,但是你们偏偏喜欢往那里钻,撞邪了吧?”

  原来在那工地的冲凉房刚建成时,中间并没有隔离地带的,现在的隔离缓冲带,原属男冲凉房范围。建成不久,有一天夜晚,烧锅炉的女工儿子,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突然看见一个穿花衣裳、长长头辫的阿姨飘然进入男澡堂。他十分着急,以为是女工进入男澡堂,急忙进去想叫住这误入澡堂的“阿姨”,可是却找不见“阿姨”的人,只是最里面的水龙头哗啦啦流水。小孩子告诉母亲这怪事,开始他妈妈并不在意,可是时间长了,不单是小孩子看到,大人也看到了, 而且每次都是在男澡堂最里面的水龙头莫名其妙流水!

  这种怪事在当时的年代当然不可能张扬,更不可能请法师做法事的。但莫名的恐慌开始慢慢散开,工人们夜深一些都不敢进入澡堂。后来不知是谁出个主意,干脆就把经常莫名其妙流水的几间冲凉间隔断封死,里面几个水龙头也用铁丝绑定,然后用狗血淋一下中间隔断地带来驱邪。这招果然凑效,以后就不见有穿花衣裳的女人出入了。偶尔听到里面有莫名的水龙头声,但水却不流出来了,但谁也不敢靠近那里了。

  后来,工地的工人才知道,前几年在澡堂旁边的铁路发生过一次火车轧死人的事故:建设项目单位有一女青工谈恋爱,热恋中与男青工发生了性关系,并三次怀上孕,三次都在男青工的巧言劝说下堕胎了。可是后来男方要断绝关系了,医生又诊断那女青工今后可能不能生育了。那女的看不开,穿上自己心爱的花衣裳就在厂区的铁轨上卧轨自杀了,死尸就停在现在的澡堂地方。

  那个死去的女青工真是可怜啊,她的怨气不散,神识才会在周围游荡。按佛家说法应该是她的中阴身还没有投胎,如果有法师超度就不会这样了。

  那个男青工对女方始乱终弃,后来也遭到了报应,在一次过铁路的时候被火车轧死了。据一些工人们说他当时是被死去的女青工迷住了眼睛,并没有看到开过来的火车。

                                    

                              作者:秦老师

  

  ©声明:本文转自于微信公众号:《秦老师讲因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hy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