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印祖文摘 净土宗善知识为人开示,只会依据净土宗旨

净土宗善知识为人开示,只会依据净土宗旨

[白话:]接到来信,不胜感慨叹息,现在到了末法时代,世人多有造假的行为,经常有一些人追求名闻利养,或者希望后世把自己奉为法身大士,于是都凭空伪造各种事实,用来炫惑无知的人,坏乱佛法,疑误众生。何苦要因为虚名却导致自己获得真实的祸殃,导致永劫沉沦啊。

《自知录》这本书,实际上是刘侣青编造的,也就是书中所说的常护这个人。

前年罗济同居士得到这本书,于是印刷了1000本,丁桂樵居士让人寄了一包给印光大师,并且写信请印光大师详细批注作序,希望广为流通。

印光大师收到看过之后,当时就全部寄回去了,并且直接说明这本书乃是误导初学者入魔的书。

书中所说胡女士的工夫,印光大师也不敢说她没有到这个境界,因为印光大师也没有他心通,但是也不敢说她确实到了这个境界,因为她的工夫如果到了这个地步,断然不会不知道这本书有误人慧命的无穷流弊。

净土宗的善知识开示他人的时候,从来都只在法门形相上面讲谈,绝不会把自己的境界搬出来,作为别人的参考准则。她既然不知道这个利害关系,那么她的工夫,估计多半是虚设的。

简单来说,净土宗的善知识为人开示的时候,只会依据净土宗的宗旨,告诉对方应该如何做比较好,不会故意炫耀自己的境界,不会故意抬高自己。

当时信中所说大意就是这样,让他们不要再流通,已经送人的就算了,没送出去的应当烧毁,避免留下祸胎。

罗济同看到印光大师的书信,就把剩下的书全部托付给丙丁。

过了几个月,杭州的王谋凤居士见到这本书,也想印刷,把书寄给印光大师,请大师决断,印光大师就把之前给丁居士说的大概内容,对王居士再说一遍。

去年春天,余姚有一位居士看了也想印刷,印光大师又制止了,这封信被刊登在迦音报上面。

到了六月的时候,常护魔子看到了迦音报的这篇文章,于是给印光大师写信,辩驳印光大师的言论,信中更加推尊胡女士,说她是天马行空,神龙莫测,描述胡女士的言辞,简直就是天上天下没有第二个了。并且把胡女士的传记寄给印光大师,逐节解说批注,并且又给迦音报写信和传记,让印光大师代为转寄。

传记当中说胡女士临死前屡次显神通,临终的时候,有位女士在家中见到胡女士过来,忽然现身无量,后来才知道是临终的时候。

印光大师看了之后觉得好笑,说她既然有这样的大神通,也应当在印光大师面前显露一下,如果她能在印光大师面前显露神通,那就应当推广尊崇她,所以印光大师仍然不赞成流通这本《自知录》,避免误人子弟。

前年湖南有一位居士,归依宝一法师,来山的时候,谈到胡女士,他说胡女士的习气很重,动不动就生气,甚至骂人,所以导致吐血之后命终。

去年,有一位居士名叫杨鸿范,担任衢山场佐,与他的妻子来山,二人同时归依宝一法师。

印光大师把常护所寄的信和传记给他们看,夫妇二人都说这些内容不真实。那位妇女曾经见到胡女士死的情形,死前连佛都不会念了,哪里还会现神通呢?

这部书只要让人不要看,不要流通就可以了。如果批评的内容流传出去,常护那些人,可能会导致冲突,反而不好。这封信千万不要登在报纸上,避免让常护那些想要即生成佛的魔子,造下诽谤三宝的恶业,延迟多劫才能出离地狱。

这里所说的《自知录》,并不是莲池大师的《自知录》,大家不要混淆了。

    【原文】接手书,不胜慨叹。时当末法,人多作伪,每每求名闻利养,及欲后世以法身大士奉己者,皆凭空伪造种种事实,以炫惑无知,坏乱佛法,疑误众生。何苦以虚名而获实祸,至于永劫沉沦也。

自知录一书,实属刘侣青所造,印书中常护其人也。

其书前年罗济同得之,石印一千本,丁桂樵令寄光一包。桂樵致书于光,祈为详批作序,当大为流通。

光即日接到看过,即日完全寄回,谓此书系引初机人入魔之书。胡女士之工夫,光亦不敢谓未到此境界,以光无他心通故。亦不敢谓彼实到此境界,以彼既工夫到此,断不至不知此书之有误人无穷之流弊也。从来净土知识开示人,但只在法门行相上讲谈,绝不将自己之境界搬出来与人作则。彼既不知此之利害,则其工夫,殆多虚设。所说大意如此而已。令勿分送。已送出则已,未送出当烧之,以免祸胎。

罗济同得光书,以余者悉付丙丁。过数月,杭州王谋凤居士见之,亦欲石印流通,以其书寄令决断。光即以与丁桂樵言大意,与彼言之。

去春,余姚一居士亦欲石印,光又止之,其信登于迦音报。

至六月,常护魔子见迦音报,遂与光书,并辩驳光说。益推尊胡女士,谓为天马行空,神龙不测。所述胡女士之言,直是天上天下,了无二尊。并将胡女士传分与光,逐节说批。又与迦音报书及传,令光为转。传中说胡女士临死屡显神通。临终之时,一女士在家,见胡女士来,忽现身无量,后方知乃临终之时。

光阅之好笑,谓彼既有此大神通,亦当与光一显。若显当推尊其人,仍不赞成流通自知录,以致误人也。

前年湖南一居士,皈依宝一师,来山言及胡女士。彼谓胡女士习气颇重,动辄生气,或至骂人,故致吐血后遂命终。

去年,一居士名杨鸿范,任衢山场佐,与其妻来山,二人同皈依宝一。光以常护所寄之信并传示之,夫妇皆谓不真实。其妇曾见其死,佛尚不会念,况会现神通乎。

此书但令人勿看,勿流通即已。若或批评传布,彼常护辈,或致冲突,反为不美。此信亦千万勿登报纸,庶不致令彼欲即成佛者,更迟多劫,方出地狱也。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答徐蔚如居士问自知录书》编译,欢迎转载。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jtzszswrkszhyjjtjd.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