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因果故事 考场中的烈女鬼洗雪冤屈

考场中的烈女鬼洗雪冤屈

光绪乙酉年(1885)秋天,浙江省举行乡试。瑞安的吴生,和朋友一起乘船去参加考试。

船行到中途,当时月光微微亮,吴生正在蚊帐内熟睡。朋友们推开船篷闲眺,忽然看到一道黑烟,从船头滚进吴生的蚊帐内。吴生顿时说起梦话,好像在跟别人争辩得很厉害。待他醒过来的时候,疟疾就开始发作了。

第二天清晨,吴生早早起来,就把自己的行李上面所贴的姓名标签全部揭掉。别人问他是什么原因?他低着头不回答。大家都对此感到疑惑。

等到进入考场,点名完毕后,吴生的神情就像发狂一样,恐惧不安而又非常急促,在考场的夹道中寻觅同乡的朋友们。他一见到我,就跪下来直喊“救命”。问他原因,据他说,在接到试卷之后,他本来坐在“裳”字号门内的第十七号舍,被四名公差强行拖进空的号舍内,不得回自己本来的号舍。

我就跟他一起,邀集二十多位同乡,刚好监考官点名完毕,我们便一同去见监考官,投诉此事,并证明他确实就是吴生本人,而不是冒名顶替者。

监考官亲自用红笔书写了一张纸条,让他马上回到自己的号舍。吴生拿着纸条向号舍走去,神情非常恐慌,一直抬头看屋檐,好像有人从空中往来一样。

等我们跟他一起走到那间空的号舍,则看到他的行李箱确实在那里,但是根本没有什么公差。

他回到自己的号舍之后,神色稍微安定,才向大家讲述,刚才被公差强制拖过去的时候,要取他的性命,他没有办法,就把铜钱吞下去了,以便能尽快死去。

听说荸荠可以解铜毒,让我们帮他买一些。大家就到明远楼下面买来荸荠给他吃。第一场考试,他才得以安稳进行,到考完交卷也没发生什么问题。

按照惯例,学子们进入考场,如果需要坐轿子的话,就预先向轿埠买一枚轿签,等到考完出场的时候,高举手中的轿签,轿夫们就会过来认签,然后抬着他,送到指定的寓所。

吴生刚才在考场中,已经遗失了先前所买的轿签。出场的时候,朋友们为他另外雇了一顶轿子,送他回寓所。

大家知道他出了问题,都谆谆嘱咐他第二场不要再考了,他自己也不愿意再考了。

等到第二场开考的那天早晨,吴生刚起床,发现他在考场中遗失的那枚轿签,竟然就在他的帐子前面。吴生拾到轿签之后,对轿签失而复得感到十分高兴,认为本次乡试有望考中,一定要继续参加第二场考试。跟他同住寓所的朋友阻止他,但他不听。

等到第二场刚入场,他的狂态又复发了。考场号舍内有同乡的应试生正在抽鸦片烟,吴生就用食指蘸着生鸦片放入口中吮吸,顿时痰阻气管而死。

当时考场的大门还没有关闭,于是就将他的尸体抬出考场了。

尤其令人感到诧异的是,吴生正在发狂病时,来参加考试的同乡王生也是一进考场就患病了。他们双方并不知道对方患病。

王生躺在床上大叫:“吴某不要牵连我!”说了好多遍。没多久,王生也死在旅馆内了。大家都怀疑他们两人各自都有人所不知的恶行,但是都不知道具体牵涉到什么人。

等到乡试结束回家,听乡里人说:“吴生和王生两家是邻居,两人素来很要好。

邻家有一个未出嫁的女儿,长得很漂亮。一天,女子家晒谷子,让这个闺女出来守着。吴生和王生一同从篱笆外面经过,刚好看到女子一个人独自坐着。王生就对吴生开玩笑说:‘你如果能够拥抱这个女子并且亲吻她,我王某甘拜下风。’吴生素来狂妄,于是突然从篱笆门进入,抱着女子就亲吻她。这时正好有邻居经过,知道了此事。闺女的怨恨无处申诉,到了晚上,就悬梁上吊自杀了。

她的父母虽然听到了一些风声,但是畏惧吴家的势力,而且没有此事的确凿证据,也只能忍着痛、含着怨罢了。如今,吴生和王生的死,是因为这件事情吧?”

哎!这两位年轻人从小就很聪明,各自的文笔都有一些名气,却不知道因果和廉耻,竟然因为嬉戏导致畏命。今后的轻狂之人,怎可不以此事作为显著的警戒呢?

伍守彝(字梅铨)记。

印光大师 鉴定

周群铮 著

惭愧居士 译

选自《因果实证》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kczdlngxxyq.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