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助念往生 溃烂疮洞长新肉,彩蝶无数送往生

溃烂疮洞长新肉,彩蝶无数送往生

阿弥陀佛接引图

我家住在天津市宁河县造甲城村,家父冯作喜一生勤劳节俭,待人真诚热情、乐于吃亏,不爱与人理论,只是在家爱发脾气、爱骂人。1993年春天,他患了半身不遂,右侧腿和右臂都不灵便了,但父亲是个勇于克服困难的人,生活上还能够自理。

父亲膝下有我们儿女七人,其中二妹、老妹和我三人信佛、念佛。在儿女的劝说下,父亲从1997年夏开始信佛念佛,历时半年多,他老人家气色比以前更加好看,行动也显得灵便多了。不料,1998年农历四月三十日下午跌了一跤,胯骨摔断卧病在床,医生嘱咐不要行动。时值夏季,气候闷热潮湿,加之长时间固定姿势静卧,靠炕一侧的肌肉已经板结,血液循环阻断,不几天就出现了褥疮。上身、腿部两处溃烂化脓,由于天气炎热,身体不能运动不透气,父亲身子底下热得烫手,时时都像在热锅煎烤一般,痛彻骨髓,苦不堪言。

我们做儿女的心急如焚,一面寻求专治恶疮的好药,每天擦洗身体清理患面,悉心上药日夜护理,一面劝说父亲精进念佛。本村和外村的居士、善知识们闻讯,也常来看望父亲,至诚为其开示,劝导父亲至诚念佛,并和父亲一起念佛。父亲很理解他们的慈悲心愿,将原来自己坚持的早晚念佛,延长为全天念佛。24小时里,只要清醒便轻声念或默念,很少间断。儿女们也轮流护理和父亲一起念佛。由于佛力的加持,父亲的病苦立时减轻了许多,父亲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信愿心也因念佛更加坚定。

每天给父亲换药和撤换被脓血染污了的褥单等脏物时,需要我们儿女、儿媳六七个人一齐动手,把父亲整个架起来,稍有不慎,父亲的肢体扭动一点,皮肉和筋骨就像被撕裂拧断般剧烈疼痛,整个过程需要六七个小时,父亲心里总默念佛号,在长时间苦痛面前,不失正念。忍人所不能忍,顽强支撑此极度病弱身躯,坚持敷药,一改过去爱发脾气、爱骂人的积习,始终没有嗔怨过人,更没有骂过一句人,只是深深地忏悔自己今世和往世的业障。

虽然用于父亲治疮的药是由历时多少代人传下来的祖传秘方配制而成,长时间不知治愈了多少人的恶疮,但仍然没能阻止父亲的褥疮继续恶化,几处褥疮溃烂的面积加在一起超过一平方尺,平均深度超过三公分以上。父亲往生前六天,不愿再上药了,也不让撤换身子底下铺的脏物。令人惊奇的是,时隔48小时以后,再给父亲换药时,发现父亲几处溃烂的疮洞内竟然长出了一片片厚厚的新肉,原来溃烂不堪的深洞几乎被新长出来的肉给填补平了。我们满怀希望地给父亲换了这次药,但这以后父亲坚决不让再换药了。

又过了三天,我们又提出给父亲换药,父亲没有反对,像是默许了。这一次又给了我们一个惊喜,父亲的几处褥疮又长出了许多新肉,那又黑又烂的疮洞就要长平了。我们既兴奋又感觉不可思议,每天上药撤换脏物,疮都不见好,这两次连着两三天不换药、不换脏物、身底下不透气、疮口被六七十度高温蒸烤,被脓血浸泡着,父亲的褥疮反而出奇地见好。这件惊人的奇迹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及在场的居士亲友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和二妹、老妹及信佛的居士明白这是佛菩萨加被,同时对尚未信佛法的三弟、四弟、五弟和大妹触动很大,他们幡然猛醒,当场加入到念佛的人群中,至诚为父亲助念、拜佛,为父亲得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具足了信心。

这次为父亲换完药,我们心里似乎宽慰了许多。可是父亲却用手指指自己的身体,伸出三个指头,嘴里喃喃地说:“再过三天我就走了,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告诉我们见到了极乐世界,见到了阿弥陀佛,并示意不让我们再为他换药了,让我们去歇着。听了父亲的话,我们心里有些不好受,但看看父亲的神态气色都比以前好得多,不像很快要走的样子。自从北辰区闫居士给父亲诚恳开示以后,他确实万缘放下了。前些天不时出现在父亲脸上绝望、痛苦、焦躁的神态一扫而光,取而代之是安祥的神态和对西方极乐世界眷眷渴求的至诚目光。

农历六月初五,也就是父亲往生的这天上午,顽固的病苦更加猛烈地向父亲袭来,身底下温度烫手,足有七八十度,体温超过40℃,父亲有些惶然四顾了,但是头脑极为清醒。此时北辰区闫居士及时赶到,在闫居士的开示启发下,父亲此时痛苦的表情很快消失了,身上的高烧立时退了下来,神志逐渐转为轻松自在,最后像是办完了自己应该办的一件大事,坦坦然然躺在那里休息一样,在儿女们和众居士连绵不断的助念声中,父亲心里念着佛号,望着悬挂在西面墙上的三圣像,眼里放出奇异的无比亲切的光芒。这情景、这神态一直保持到父亲往生的一瞬间,其间没有一丝倦意,没有一秒钟昏沉。

晚上八点五十分左右,父亲往生前十几分钟,解了最后一次小手。九点零五六分钟,父亲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地走了,眼睛更加明亮,神态更为安祥,嘴巴大张着好像呼喊着告慰人们,阿弥陀佛接引我来了,我去西方极乐世界了。在儿女们、众居士的助念声中,父亲大张的嘴逐渐合拢,两个小时后父亲的嘴呈微张状,嘴角上翘,像在微笑,眼睛依然闪着明朗的光,脸上红润,栩栩如生。其间两只北方极为少见的大虎纹蝴蝶隔着窗玻璃扑朔跳跃,像要挤进屋里来。后半夜两点多,一股浓郁而又清爽的香气萦绕在父亲遗体的上空有一分钟,在场助念多人闻到了这股异香。

初六下午五点左右,父亲的骨灰被安放在灵棚中停置的棺材里。这时空中飞来了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彩蝶,在灵棚上空盘旋飞舞,样子极为好看,情景甚是壮观。前夜里出现的那两只大虎纹蝶,径直飞进灵棚落在父亲灵柩两侧,那些在灵棚上空盘旋的蝴蝶随即也飞进灵棚,静静落在灵棚各处,一动不动,好像在连绵不断的佛号中为父亲守灵。

种种事相无可置疑地表明,父亲确实往生到了西方极乐世界,我们做儿女儿媳的没有悲伤,只有庆幸父亲的往生,更加至诚信佛念佛。在亲切连绵的佛号声中,素食待客,没有排场,丧事办得朴素得体,别开生面。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西方极乐世界

                  冯作喜全家眷属   1998年8月

声明:本文由果佳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klcdcxrcdwwsw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