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因果故事 老爸同事擅动亡灵物品,得不治之症

老爸同事擅动亡灵物品,得不治之症

皮肤受伤了感染了,就会溃烂,可一般再严重的溃烂,用用药打打针过几天就好了,慢慢会长出新肉新皮肤来。

如果有一天,你的皮肤,光滑的皮肤,连个蚊子包都没有的皮肤,突然开始溃烂,开始一块块往下掉肉,掉完了之后又长新肉,又继续掉,你怎么办?听医生的锯掉腿?还是听我的吧,想想你做了什么得罪别人的事情。

在与世隔绝的苗寨,仿佛什么事情,都能发生……我爸爸以前有个同事喜欢打猎,一有空闲,就拿着气枪去山上到处晃荡。打些麻雀啊,野鸡啊什么的——20年前的小县城山上还是有很多飞禽走兽的,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打到大家伙。打到了,大家就一起打牙祭了。后来这事被我外婆知道了,她就告诫我爸爸,说山上的动物都有灵性的,山也是有灵性的,你老去打扰它,还杀它的子民,会遭报应的,以后不许去了。可我爸哪能听的进去啊,依旧和同事一起上山,一起打牙祭。有一次,他们走得远了,一件东西都没打到,带去的东西又吃完了,天也黑了。他们就开始有点急,想着山腰好像是有农家,去那里借个手电吧,顺便也吃点东西。于是他们开始往山下走。奇怪的是,平时不远的路,怎么今天走起来那么远了。好不容易看见前面有灯光了,他们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可是等到了一看,门是开着的,家里却一个人都没有。我爸爸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比较偏向于鬼怪,就打了个楞,说了句:“要不别进去吧,算了。”他同事是从小就在县城里长大,受正统教育很多年,不信这些东西的,他就非得要进去,我爸也只好跟着进去。

可我爸还是知道点规矩,不敢乱动别人的东西,那人可不管那么多,先是在茶壶里倒了水喝茶,然后就四处翻人家的东西,看有没有吃的。我爸一直坐在靠门的小凳子上,心里念着“有怪莫怪,有怪莫怪啊!”这时候听的那人在院子里怪叫了一声,我爸还以为出什么事了,一弹就起来了,跑到院子里一看,同事竟然抓着一只鸡,对我爸说:“哈,有好吃的了!”我爸说:“那不好吧,人家的东西……”那人说:“那怎么了!吃完了留几毛钱,算我买的!”边说,边走去厨房找刀。我爸总觉得哪不对劲,就一直跟着他。他把鸡杀了,又去人家院子里挖了个坑,说要做叫花鸡。因为屋子的灯很亮,我爸发现,他挖坑的时候,土里翻出了很多蚯蚓。我爸就说了句:“这家人感觉不是很对劲,家里怎么不关门?人去哪了?我们还是走吧,别乱动人家的东西了。”他同事很不以为然,说:“估计是去哪溜达去了呗!这就他一户人家,关什么门啊!别在那疑神疑鬼了,去弄点辣椒酱油什么的,一会就可以吃了!”我爸虽然很饿,可他总觉得,这东西吃不得。他也没有去找什么辣椒酱油,只跟那人说:“那你吃吧,我自己先走了。我吃不得鸡,还是回去吃了。”他同事嘟囔了句什么,就挥挥手不说话了。我爸从那屋子里找了几根蜡烛,留了一毛钱在桌上,还写了字:路过,拿了几根蜡烛,打扰您了,对不起。我夸他有素质,但我爸说,他是害怕……我爸拿着蜡烛,就往山脚下走去。

那山是在铁路旁边的,山脚下面就是铁路,不一会就快走到了山脚。还没到铁路那呢,听见有小孩子笑,我爸就嘀咕,那么晚了,谁家的孩子还不回去呀?也没当回事,就继续往前走。可走了几步,又有小孩笑,还有人说话呢:“来呀,快来呀,叔叔,快来呀。”我爸以为是哪个孩子迷路了,他就顺着声音走去,可到了发出声音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很平坦的一个小草地,旁边有几个很小的土坡。我爸举起蜡烛,四处照了照,还问:“谁在叫我?谁?”可除了风声,偶尔的虫鸣声,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我爸有点后背发凉,赶紧转回去,继续往铁路那边走去,只是脚步不由得越来越快了。可是这时候,那小孩的声音又出现了:“叔叔,别怕,我在后面,叔叔,你来呀,我在你后面……”我爸虽然胆子比较大,可到这时候他也想拔腿开始跑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腿就像灌了铅,怎么都跑不动……我爸横下心来,心想,鬼就鬼了!我倒要去看看鬼长什么模样!我爸又回头朝那小山包走去,那里依旧没有人,我爸就说:“谁,是谁叫我?出来!”刚说完,我爸感觉有谁打他头,伸手一摸,头上还有土末末。我爸这才真正开始害怕了……四周他都看遍了,一个人都没有,再说就算有人,他也不是很矮,旁边也是连颗树都没有,什么人又能从上往下,扔土块块在他头上呢???这时他想起那小孩的话“我在你后面,叔叔,我在你后面……”我爸猛地一转身,感觉有个什么东西的影子,晃一下就不见了……可好像又看得不是很真切,到底是影子,还是转头猛了,产生的幻觉?我爸开始有点害怕,他又说:“你是谁?是你叫我么?你是谁家的小孩子?怎么那么晚了还不回去?”他问了好几遍,却始终没有人回答,一开始听到那小孩的声音,也始终没有出现。我爸越来越害怕,他不管了,转身想离开这个诡异的小土坡。可他就是迈不开脚,我爸竟然吓得开始哆嗦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唉……”突然有人叹气!“唉……”又是一声!!!我爸恨不得拿手堵住耳朵。“叔叔……他吃我的花花,还踩死了我的虫虫……”“叔叔……你别怕,我很乖的……”……我爸想大叫!这都什么玩意啊,谁在说话啊!花花又是谁啊?谁踩了谁的虫啊?山上到处都是虫,哪只是你的虫啊!我爸感觉他都要疯了,他大喊了一声:“百无禁忌!走!”后来他告诉我,他小时候走夜路,奶奶经常这样喊,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喊完,突然觉得有力气跑了……我爸把蜡烛都扔了,朝着铁路那边就飞奔,也顾不上看路了,还摔了几跤。一直到他跑到了铁路上,他的耳边,都还有那小孩子的笑声,又变成了哭声,还有说话声:“叔叔,他吃我的花花,叔叔,他踩死了我的虫虫,叔叔......”我爸说他回去就开始发高烧,几天没去上班。我奶奶把他接回寨子里去,还请人做了法,化了符水给他喝。过了几天,我爸去上班的时候,发现那个同事不在,就问别人他哪去了?别人说:“住院了,嘴角生了个大疮,老往外流脓,手上和脚上也有,臭死了。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用什么药都不行,一天比一天严重。下午我们还去看他咧,你去不?”我爸赶紧点头。下午他们到了医院看那个人,那人简直都看不得了,嘴角一边一个烂疮,烂到脸了,不停地往下流脓,可能是太烂了,都不能用纱布包起来,只能不停地用药洗,然后往上面涂药。两只手从手掌开始一直到手弯,也布满了一粒粒的小红点,连成一片,有的地方也在流脓水。两只脚从脚掌到膝盖,都一片片的翻起来了,有些地方,都烂见骨头了……那人已经不能说话了,只拿眼睛盯着我爸,眨巴两下,就有一串眼泪出来。我爸问医生他怎么了?突然之间,怎么有那么严重的溃烂?医生说他也不知道怎么说,他被送来的时候只说全身痛,嘴巴那里只有一点点很小的小水泡破了的那种伤,手上脚上都没有伤的,只有红点点,本来还以为是吃了什么东西过敏,哪知道越治越严重,看来本院是没办法了,转市里的医院吧。

我爸回所里,就说起那天晚上的事,大家听了,都说他自找的,山里的人家,都古怪得很,还敢那样放肆!后来我爸那个老所长说:“我去了解过了,那家的孩子刚死几天呢。你在山下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那小孩的,可能那只鸡,是那孩子养的,你看见那些蚯蚓,也许是那山里人养的虫。那山里人,是从寨子里出来,本来打算让小孩在县里读书的,哪知道小孩……唉,做人,还是本分点好咯,不是你的东西,碰都别碰!迟早有报应的!”我爸听了,那叫一个后怕啊!万一他当时不信奶奶以前的那一套,也去吃了那只鸡……那个同事,后来烂死在了市医院,死亡报告写的是伤口高度感染,无法救治。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轮回摆渡者)感言:这个故事的道理,放在人道和鬼道之间,就显得神乎其神,不可思议,但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人与人之间,就很容易被理解。如果一个人,未经别人的允许,擅自进到人家家里杀鸡宰鸭,乱翻乱用别人的东西,主人回来发现,或许会因暴怒而暴打一顿甚至将其打死,这样的情况大家就很好理解,也不足为奇。人和鬼道众生的恩怨,其实也是一个道理。不想和人结怨就要约束自己的行为,行为不正,杀盗淫妄,招来灾祸;同样,不想和众生结怨,也要时刻管好自己,爱惜万物、不伤天害理。否则,只能自食其果、自作自受了。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lbtssdwlwpdbzzz.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