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六道趣闻 你不知道的阎罗王的地狱生活

你不知道的阎罗王的地狱生活

地狱  阎罗王如何生活

按《长阿含经》、《起世经》等介绍,阎罗王宫建在阎浮提洲南面的两座铁围山中,长宽各六千由旬,面积很大。宫殿十分壮观豪华,有七重高墙,七重栏杆,七重铃网,最外面是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墙壁和宫殿都是用金、银及各色宝石镶嵌而成,色彩缤纷,光华交映。四面宫墙开有许多门,门上都建有却敌楼。宫内有各种各样的美丽的台殿、园苑、华池。花果满园、香风远熏、众鸟和鸣。

阎王在办公之余,天天与手下的十八位大臣饮宴作乐,歌舞丝管终日不停。但阎王在他的宫殿里并不总是悠游自在、作威作福,还要经受常人所不知的痛苦和折磨。

据说昼夜三时,即每天早晨、中午和黄昏的固定时刻,无论阎王在何处,身边都会突然出现一个大铜鼎,里面盛着被烧化的赤红的铜液。每当阎王看到这个铜鼎,总是害怕得发狂大叫,拔腿便跑。但他跑到哪里,那铜鼎就飘浮着紧跟到哪里,他跑出殿外,就跟踪到殿外;跑到宫内,就追踪到宫内。

当阎王快跑不动的时候,鼎边突然现出一尊巨大的狱神,伸出一只手抓住,将他按倒在地上。无论是宫里宫外,他被按倒时,身下的一块地面就会突然变成炽燃的红铁板。然后,狱神用铁钳将他的嘴扒开,从铜鼎中舀出赤红的铜汁灌进去。那阎王先被烧烂嘴唇,随着铜汁的流入,烧烂舌头、咽喉、大肠、小肠,直到最后从肛门流出。在这段时间,阎王感到铜汁流动得是那样缓慢,疼痛极了,只希望快些死去,不再受这痛苦,但他那时是求死而不可得。

当铜汁排出后,阎王被烧烂的部位又完好如初,铜鼎和狱神也都消失了。一点疼痛的感觉也未留下,刚才只好像是一场恶梦。阎王又和他的大臣们聚在一起,宫娥彩女轻歌曼舞,又是一番花天酒地。

阎罗王在地狱的生活,佛经里称作“苦乐二相”。

阎罗王如何办公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他在地狱怎样办公。

据《长阿含经》、《起世经》等记载,当新死的人魂魄被带到阎王面前时,有一番例行公事的审讯。审讯的内容一成不变,有趣的是对谁都适用。

新来的鬼魂被扭送到阎王殿时,大都不服气,吵吵嚷嚷,说自己生前没有什么罪恶,不该下地狱。

阎王拍案呵斥说:“你自认为没有罪过,其实肯定有罪过。我曾派出三位使者去人间,殷勤告诫过你,怎样才可避免下地狱,难道你没有见过他们吗?先说说你是否见到过我派出的使者?”新鬼魂连呼冤枉,说:“阎王,这实在弄错了,我生前从没有见到过你派来的使者。”

1、老苦

阎王拍案喝道:“胡说!我的第一使者曾多次出现在你面前,不断告诫你。他变作衰老的男人或女人,齿落发白,皮肤松驰,满面皱纹黑斑,腰弯背驼,行步跛蹇,纵使拄着拐杖还东歪西倒的。他们老眼昏花,口干舌燥,四肢虚弱,气衰力竭,喘息不畅,有时发出的声音像拉锯一样难听。难道你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吗?”新鬼魂答道:“大王,这样的老人我倒是见过许多,但不知道他们是你派来的使者。”

阎王说:“这就只能怪你自己有眼无珠了。纵使你不知道那是我派出的使者,难道遇见这样的老人就不认真思索一番?生而为人,虽然现在尚年轻力壮,但注定要走向衰老,免不了遭受衰老的苦难辛酸,从而认识到人生之可悲,尽量约束自己,多多行善,并想办法得到解脱。”新鬼答:“我确实没有这样想过。”

阎王说:“这就怨不得别人了,你没有思索过老年的苦痛,不知老之将至,就会放纵自己,追求逸乐,为满足欲望而不自觉地犯许多过失。你来这里,正是自己种下的业因所成的业果,属于自作自受。”新鬼无言以对。

2、病苦

阎王接着又问:“你见过我派出的第二位使者吗?”新鬼答云未见。阎王斥责说:“我的第二使者也是尽职尽责的。他化作男人或妇女,本来四大和合,身体健康,忽然乖违失调,卧病在床。或卧床不起,缠绵困笃,粪尿污秽,宛转其中,苦楚难以言说;或行坐眠卧,都须仰赖他人扶持,洗拭饮食、一切都需别人帮助,自己像个废物,心中好不凄惨;或身体疼痛,风喘咳嗽,寒热颤抖,痈瘤肿烂,种种折磨和不自在,不一而足。难道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吗?”新鬼答道:“这样的病人我常见到,但不知是你的第二使者。”

阎王说:“你见到这样的人时,难道就不自思,人生是如此脆弱,肉身如泡沫不由自主,病痛折磨无人能避免,须多行善事速离苦海?你既然没有这样想过,必然身心懈怠,安乐放逸,无形中自己造业走到这里,全该赖你自己。”新鬼无言以对。

3、死苦

阎王又问:“你在世为人时,见到我派到人间的第三位天使吗?”新鬼答:“前两位我见过,但这第三位我确实未见,不知他化作何人?”阎王反问道:“难道你没见过某些男人或女人,突然命终,面色如土,四肢冰凉,身上覆盖着杂色衣,被装进棺材,抬出村外?众亲友披头散发,捶胸顿足地嚎啕大哭,或悲泣哽咽哀哀欲绝,见者无不怜悯心酸。那些死人便是第三使者所化,难道你没有遇见过吗?”新鬼答:“这样的死人我也常见,但不知是你派来的劝诫天使。”

阎王问:“你见到这样的死人,如此悲痛的场面,难道就不自思: 我自己终究不能避免这一天,谁也无法逃脱死亡,性命危脆,人生暗如长夜。从而想想应如何精进修行,积善积德,以便逃出这生死流转大苦场?”

新鬼答:“我见到贵天使时,也有些感想,但只想到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或者想: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万岁更相叠,圣贤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或者想: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坎坷常苦辛。试问古来圣贤尚且难逃一死,我辈俗人有何办法?只好及时行乐,或争权夺利,以使生活得更舒适些,实在不曾如大王想得那样长远。”

阎王拍案怒道:“你们既然只知生,不知死,纵情放逸,不虑来世之果报,那就只好下地狱!”按这例行程序审问完毕,那些牛头马面的鬼卒便过来抓住罪人,有的抓胳膊,有的抓双腿,将之头朝下、脚朝上地扔进地狱中去。

至于新鬼有哪些具体的罪行,早已由判官记录在簿,建立起详细的档案,一言一行,乃至虽未付诸行动,但却曾在头脑中闪过的恶念头,均无一遗漏,该判什么刑罚,自有主司秉公决断,不关阎王的事了。阎王派出的三使,一名老苦,二名病苦,三名死苦,这是新鬼下地狱以后很久才打听出来的。

原文:

佛告比丘。阎浮提南大金刚山内。有阎罗王宫。王所治处纵广六千由旬。其城七重。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乃至无数众鸟相和悲鸣。亦复如是。然彼阎罗王昼夜三时。有大铜镬自然在前。若镬出宫内。王见畏怖。舍出宫外。若镬出宫外。王见畏怖。舍入宫内。有大狱卒。捉阎罗王卧热铁上。以铁钩擗口使开。洋铜灌之。烧其脣舌。从咽至腹。通彻下过。无不燋烂。受罪讫已。复与诸婇女共相娱乐。彼诸大臣同受福者。亦复如是。佛告比丘。有三使者。云何为三。一者老。二者病。三者死。有众生身行恶。口言恶。心念恶。身坏命终。堕地狱中。狱卒将此罪人诣阎罗王所。到已。白言。此是天使所召也。唯愿大王善问其辞。王问罪人言。汝不见初使耶。罪人报言。我不见也。王复告曰。汝在人中时颇见老人头白齿落。目视蒙蒙。皮缓肌[月*曷]。偻脊柱杖。呻吟而行。身体战掉。气力衰微。见此人不。罪人言。见。王复告曰。汝何不自念。我亦如是。彼人报言。我时放逸。不自觉知。王复语言。汝自放逸。不能修身.口.意。改恶从善。今当令汝知放逸苦。王又告言。今汝受罪。非父母过。非兄弟过。亦非天帝。亦非先祖。亦非知识.僮仆.使人。亦非沙门.婆罗门过。汝自有恶。汝今自受。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nbzddylwddysh.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