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六道趣闻 七个灵异故事让我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神

七个灵异故事让我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神

这些故事都是亲身的经历或者是身边人的亲身经历,并不定是恐怖诡异的,而是一些奇怪的或者很有意思的事情。

01

今天说的事儿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我大约10岁左右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睡觉就觉得特别得冷,早晨起来以后发现我的床上只有我自己,被子没了。

床上床下、地上,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被子去哪儿了。这事儿让我特恐怖,怎么头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盖的好好的,睡了一宿被子消失了?

最后去我爸妈屋里,跟他们报告我被子丢了这事儿。我妈指着沙发对我说:“你那被子不在那儿呢么。”我回头一看,我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跟豆腐块儿似的放在沙发上。

我当时就震惊的,被子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还叠的跟部队似的,那会儿我也就10岁左右,被子肯定是会叠的,但是绝对不可能叠的那么板正(东北话整齐的意思)。

我妈跟我说头天晚上两点来钟,外面在下着雨,然后打了几个雷,雷声过了不长时间,我就抱着叠好的被子进了她们的屋,然后把被子放在沙发上,还整理了好几次。然后看了一会儿,才回屋睡觉去了。她和我爸都醒了,在床上看着我,也没敢叫我。

这事儿虽然过去了好多年,但当时他们说的话我记得一清二楚,因为太诡异了。怎么我睡睡觉就把被子送走了?第二天起来还什么也不知道。

02

爷爷老家地处长白山腹地,周围都是大山,爷爷十几岁时有一次进山,在一个砬子上发现了一个猴头,就是猴头菇,据说这玩意儿一长就是一对儿,如果是在砬子上发现的,对面山的砬子上一定还有一个。

爷爷也是头一次发现猴头菇,那会儿年轻体力好,看好了位置,就奔对面山去了。结果找了好几个小时也没找着,不知道根本就是谣传还是被别人拔走了。

爷爷在下山回家的路上,迎面走来了一个老道,爷爷说当时老道穿着一身道袍,白发白胡,看着挺仙风道骨的。那年月东北地广人稀,在山里见个人很不容易的,何况还是个老道。

爷爷就跟老道聊了一会子。老道说他就在这附近的山上修行。爷爷说这附近也没有道观啥的,骗人吧。老道说他不住道观,住山洞。

爷爷说:“你是神仙啊?”老道哈哈大笑,说:“哪有什么神仙,就是个自己修炼的糟老道而已。”

老道还说:“我认识你,你不就是山下老X家那个老三么?我认识你二大爷,那会儿你还光屁股呢。”

聊了一会儿,爷爷就和老道告别了,回家以后他就问了我二太爷老道的事儿,爷爷给二太爷描述了一下那个老道的模样,二太爷说:“没想到他还活着。”就跟爷爷说,那老道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就在这附近的山中修行,他也不知道在什么位置。

因为二太爷是风水先生,和老道有过几次接触,他第一次见老道也是几十年前的事儿了,那时二太爷还是个毛头小子,刚刚开始学风水入门呢。

二太爷跟爷爷说当年第一次见老道的时候就跟爷爷这次见他时是一个模样,一身道袍,白发白胡,看着七八十岁,没想到过了几十年他居然还是这幅摸样,一点儿没变,即使是没成仙,估计也是个半仙之体了。

爷爷听了以后觉得特神奇,神仙啊,无论在什么时候都绝对是个巨大的噱头,足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又过了几年,到了1960年我们那里发大水,实在是没有吃的了,他们村儿里有一个人去山上打猎,走嘛哒山(在山里迷路)了,后来一个老道把他从山里领了出来。

爷爷估计就是当年他见过的那个老道,那时二太爷已经去世了,去世的时候95岁。

03

这事儿发生在我家里,是我姥姥去世以后,烧百日或者周年,具体时间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到正日子的头一两天,大家都从各地回到姥爷家,包括我的二姨姥(我姥姥的妹妹)也来了,大伙都准备正日子那天一起去上坟,这期间有一件什么事儿我记不清楚了,这个事儿正好和给姥姥上坟的日子重了,我姥爷当时就说上坟往后推一天吧,先去办正事儿。

家里有的人就说这日子哪儿能往后推呢?大伙就因为到底要不要往后推日子正在争论,结果在旁边炕沿儿上坐着的我的大舅妈出了点儿意外状况,刚开始她还参与讨论来着,后来大家就发现她的神态不太对劲儿,眼睛开始发直,目光涣散。

人一看就觉得浑身发冷,谁喊她她也不搭理,就那么跟没魂儿似的直挺挺地坐在那儿。我小姨在旁边说赶紧拿筷子给喊一喊,是不是冲着了,没准儿是咱妈,该上坟不去,老太太不乐意了。

这是一个民间的常用方法,如果有人冲到什么了,就拿一碗清水里面立上一根筷子,旁边的人念叨着一些认为可能的人的名字或事儿,如果说的准了,筷子松手以后还会直挺挺的立在水里,如果说的不对,筷子是站不住的。

我姥爷拿着筷子,因为怀疑是老太太,所以刚开始就念着我姥姥的名字,然后说如果是因为上坟的事儿,那就让筷子立住,叨咕完了,姥爷把手松开了,那筷子笔直的立在水里。

全家人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那根筷子。屋子里的气氛十分的压抑和诡异。

我姥爷看筷子立住了,就赶紧说:“我们也没说不去,这不正商量这事儿呢么。放心吧,到正日子我们肯定去,你快走吧。”说完,那根筷子瞬间就倒了下去。我的大舅妈嘴里“呵”地一声长出了一口气,也倒在了炕上。

没多一会儿,舅妈醒了,问我们怎么了,她说头有点儿迷糊,刚才脑子好像断片了,啥也记不住了。

完事儿以后我妈说,以前都是听人家讲冲着了,上身了什么的,这回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而且就在身边,因为她离我舅妈最近,吓得腿都哆嗦了。

04

这个故事是妈妈讲给我的,好多年以前了,那时候姥姥一大家子人,住在我前边说的那个铁路沿线的小站的上一站,那地方几乎没有人烟,只有几家铁路工人住在那儿,维护离那个地方不远的一个非常长的山洞,日本人修的。

现在坐火车还能路过那个地方,不过现在火车已经不停了,早已经没有人居住了,那个地方也只剩下断壁残垣。话说那年正赶上过什么节,具体节日妈妈记不清楚了,家里好不容易包了饺子,那个年月吃点儿白面都困难,更别说是饺子了,一年吃那么几回都是奢侈了。

一家人高高兴兴地煮饺子。饺子正在锅里煮的功夫,姥姥就从厨房回了炕上,背对着大家坐下,一声不吭,谁叫也不答应。

大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饺子煮好,喊姥姥吃饭,姥姥坐起来盯着屋里的人看了一圈,把家里人看地直发毛,因为她的眼神说不出得怪异,跟正常人完全不一样,但又没法形容,我老妈说反正当时就是一股子寒意从脚底下直往上蹿。

看了一大圈,姥姥直接上手就开始抓饺子吃,那个速度看起来就像是一百年没有吃饭了的样子。两盘饺子没几分钟就被姥姥吃光。吃完倒头就睡。家里人,你看我我看你的谁也不敢说话,屋子里鸦雀无声,要多压抑就有多压抑。

过了差不多10分钟,姥姥自己醒了,问:“你们吃饭了么?”大伙儿说吃了,姥姥又问你们怎么不招呼我吃饭?大家说招呼你了,你吃了两盘饺子呢。姥姥说:“我没吃饭,我还挺饿呢。”

这时候,外边的狗突然叫了几声,姥爷好像想到了什么,直接就出了屋子,不一会儿,回来说房后有个黄皮子在那儿抖愣爪儿呢。让我打跑了。

这回大家才感觉刚才姥姥肯定是让黄皮子迷了,这黄皮子看家里煮饺子准备也来打打牙祭。

05

妈妈年轻的时候下过乡,老妈下乡的地方有两个生产队,一个在山脚下,一个在半山坡。

故事发生在山坡上的那个生产队。当时队里有一户人家,那时叫集体户。

这家有个姑娘,跟我妈她们关系挺好的,经常走动。这个姑娘跟哥嫂住在一起,据说是嫂子对她不是太好,她在家里有点儿受气。

有一天上工,生产队的人看见这个姑娘一天就在那儿闷头干活,嘴里还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大伙都以为她嫂子又给她气受了,也都没在意。

等到晚上吃完饭,有人就看见这姑娘穿得整整齐齐的,顺着生产队的路往外走,还有人问她干啥去。姑娘说出去买东西。

到晚上十点多,这姑娘还没回来。姑娘的哥哥着急了,就出去找,挨家地问。晚上见过姑娘的那几个人就说往外边走了。这下姑娘的哥哥真急了。

赶紧去找生产队长,队长一听说情况,立刻发动整个生产队的人出去寻找。有人就到我老妈的这个生产队来报信,我妈她们这个生产队的也都出去帮忙找,找了大半夜也没见个人影。那时候已经初冬,下过了一场雪,但也没看到有人的脚印。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就去找了人给看,看过后告知家人要朝着哪个哪个方向赶紧去找,过了子时这姑娘就活不了了。

好几百人顺着大仙给指的方向地毯式地搜索,还是没找到,就在大家要放弃的时候,有一拨人在一个山坳里发现了姑娘,姑娘正围着一棵大树转圈呢。

树上绳子已经系好了,正准备上吊。一大帮人大呼小叫地一冲上来,姑娘就倒了,被背回了家。

过了好长时间,那姑娘到我老妈她们那里串门,就讲了这个事情的经过。原来事发那天早晨,因为一点儿小事儿,她嫂子又骂了她一顿,她挺委屈的,父母也不在了,也没个诉苦的地方,上工的时候她还挺憋屈的,闷头干活。

不知道什么时候觉得晕晕乎乎的,好像有个人在她耳边跟她说晚上到什么什么地方去,去了就有好日子了,再也不用受嫂子的气,也不用在家里吃不饱了。

到了晚上,她穿好了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就走了。出了门以后的事情她就记不太清楚了。等再明白就是大伙儿把她救回来以后了。

老妈说,那会儿姑娘说的可吓人了,把她们几个吓得晚上都不敢睡觉,觉得太恐怖了。

06

我舅舅就属于八字比较弱的那种人,他这一辈子,身上发生了无数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几次大难不死,死里逃生。

这回这个事儿跟蛇有关,也是舅舅讲给我的,这个事情发生在上一个故事发生的前几年。

有一次舅舅上山采蘑菇带挖药材,就去了他们家对面的山上。上回也说了,舅舅住在一个小站,我们这里的山都属于长白山脉,山高林密。

舅舅说走了一个多小时,路上因为要采山货,所以基本上不怎么抬头。走着走着就感觉身上发冷,头皮有点儿发炸。

他抬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他整个人身上的寒毛全都立了起来,舅舅说当时就感觉一桶凉水直接倒了下来,差点儿没尿了裤子。

原来他的左右和前方的树上,挂满了无数的长虫(蛇),各种各样的,大的小的、粗的细的、五颜六色的、满树都是。

大家可以脑补一下,灵长类动物其实最怕的就是线性动物,平常咱们看见一条蛇都吓得半死,可以想象,超过一千条蛇会是什么情景?舅舅后来说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吓得腿都不会动了。在那儿站了足足有两分钟,一动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喘。

最后,他是倒退着一点一点儿挪着离开那个地方的。直到到了安全距离,他扭头就跑,一口气下了山,不到半小时就跑回家。打那儿起,他有小一年没敢再上山。

后来听老人说,蛇有的时候会在山里开会。那次舅舅肯定就是冲进了人家的会场,没让它们吃了算是命大。

07

这个故事是母亲的一位好友兼同事来我家时讲的,这位阿姨估计也是那种身子比较弱的,经常能看见一些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话说有一年,她家还住在没有拆迁的老房子。东北过去的平房都是一排一排的,这一大排可能长的有十几户人家,短的也有三四家。

她家就住在这一排靠路边的那侧,有一天这位阿姨去菜市场买菜回来,刚到家门口就看见她们家这排房子最内侧的那家房顶上黄呼呼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要说这好奇害死猫,您买完菜老实儿的回家不就得了么,非得去看个热闹。

这一去看不要紧,好家伙的,她就看见这家的房顶上压着一块巨大的黄纸,就是平常我们烧纸的那种纸的颜色。

整个房子就像个大坟包似的,这位阿姨说登时腿肚子就朝前了。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晚饭时,她跟老头子说看见的情景。她家老头还特意出去看看,回来说她净胡扯,人家房子好好的,你一天跟个老妖婆似的胡编乱造。

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没到三天,最内侧那家的老太太就去世了。这下把这位阿姨又吓着了,病了好几天。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qglygsrwxxzgsjyg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