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因果故事 神猎手从不空手,但报应却来得诡异

神猎手从不空手,但报应却来得诡异

讲一讲老刘的故事。

老刘不光会打猎,还是一个造土铳的高手,以前村里甚至邻村大部分土铳都出自他的手(当然是十几年前,现在被举报的话可是大罪了)。

他造铳从来不收钱,我们那里人想要一杆土铳,就会把造枪托的木材、枪管还有几瓶酒交给他。他接了,就会问:“你是要打扁毛(鸟禽类)还是打圆毛(野兽)呢?”谁都想两样都有,他总是摇摇头说:“那山上不会被打尽啊!”他不会允诺什么时候能造好,兴致好的时候可能十来天,他忙的时候可能就要两三个月了。只要造好,绝对不会在他家放哪怕一个晚上,立马就会亲自交给主人。

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他造的打鸟禽很好的土铳,往往打野兽就非常差劲,反之也如此。以前我爸买了杆土铳(不是他造的),拿给老刘看,老刘端详了一阵,笑笑说:“你这铳也就是打打斑鸠、竹鸡!”果然,我爸用那杆铳,连兔子都没打到过——射程没有问题;我爸的枪法也没问题,他当过民兵,玩过步枪的,而且用这铳之前和之后,他都打过不少诸如兔子野猪,还有一些普通话翻译不出来的动物。

后来,老刘给自己造了一杆铳。开始造这杆铳的时候,他老婆就极其反对,因为他已经有两杆了,毕竟弄这东西还是很费时间的。一开始造,就怪事不断。先是,当他把造枪托的木料放在门口准备锯的时候,他家的一只鸡忽然从楼上扑扑飞到木马上(架木头的工具);没到一分钟,拍了几下翅膀,掉在地上,脚弹了几下,就死了。老刘拿工具出来,一看鸡死了,皱了皱眉头,就把工具收回去,打算不造了。过了些天,吃完晚饭,他一个人在门前抽烟。抽着抽着,不知道为什么又心血来潮,就又把东西搬了出来造起来,线刚弹完(用墨斗),他组里一个本家正好去世,被人叫去帮忙,又放下了。又过了些天,当他再次准备开始的时候,他老婆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肚子剧痛,送到医院,诊断为胃穿孔。

等他老婆出院,他一怒之下,就把造枪托的木料往河里一扔。谁知道,他一个朋友放牛回来,经过河边,正好看到顺水流下的木料,就把它捡了,扔在老刘门口说:“老庚,我捡了块好料(我们那铳托一般用老柚子树),正好给你造铳托!”于是老刘就把那杆铳造好了。

我们那新铳造好了,都要讨个好彩头,所以一般都会选深夜出去“试铳”。这天晚上十点多钟(白天人多口杂),老刘一个人戴着矿灯,扛了新铳出门。没走多远,就看见一只猫头鹰一动不动蹲在一户人家的茅房(厕所)顶。猫头鹰在我们那算比较珍贵的猎物了——不是因为味美,而是药用,配上一些草药炖,是治疗哮喘的良药。

老刘拉上火,刚瞄准,一个女人从茅房走了出来,笑着说:“你在这比划什么?还想打人是吧?”猫头鹰肯定飞走了,老刘心里顿时就有了一种不祥感。但还是扛了铳继续寻找猎物——打猎一般都在深山。刚进山不久,就发现一只麂子。但这只麂子非常机警,矿灯一照,就往树丛里跑。一般来讲,土铳很难打到树丛里的猎物,因为威力有限,散弹很难穿透草木从。

老刘因为口彩没讨好,打算把这杆铳废掉,所以也没怎么瞄准,就朝有响声的地方放了一铳。枪声响完,就听见草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跑过去一看,那只麂子已经倒在地上,血流了一片,只能弹腿了。回家一拔毛,发现麂子身上只有两个弹孔。麂子虽然不像野猪那么皮糙肉厚,但中两颗小铁弹(和绿豆一般大小)就倒地,让很多打过猎的人都觉得奇怪。按我们那说法,就是那杆铳非常“招打”,所以,老刘又不忍心毁掉。不过,他基本不用。他出事是因为一次围捕野猪。

先介绍一下我们那以前怎么打野猪吧。先是找到前一天晚上野猪觅过食的地方(野猪喜欢拱地,很容易判断);然后,把人分成两组,一组是带铳的,埋伏在各个出口把山围住,然后,另一组带上狗,循着野猪的脚印,把野猪往山下赶,叫做“赶山”。

前面我已经说过,老刘喜欢独来独往,轻口味灵异故事(light_tase)。他打野猪是另一种方法,一个人晚上埋伏在山上,等野猪下山觅食然后开枪,所以他很少参加这种围捕——分的肉太少,因为见者有份。

那天,他本来没去,是在山上干活回家,正好遇上村里正在那山附近围捕野猪,领头的知道老刘枪法好有本事,就极力游说他参加。老刘还是打算往回走,领头的就叫了个人说:“快去老刘家把他的家伙(土铳)拿来!”老刘拗不过,就交代那人说:“那你去把我某根铳拿来!”并一再嘱咐,千万别拿新造的那支,说那支打不到野猪。那人匆匆跑到老刘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还就偏偏拿了刚造的那支。

那天运气非常好,那山上有一群野猪,一公一母带了七八只小野猪(小的也有一百五六十斤重),一群狗往猪群一冲,顿时山上枪声四起。山口不停有人在叫:“打到了!打到了!”老刘和另外一个人埋伏在一起,埋伏好了就不会挪动,他们那个山口却没有野猪经过。另外一个人一看差不多了,就扛了铳准备撤。

这时,几个“赶山”的人从山上下来,草木很深,人在草木丛中钻行。另外那个人和“赶山”的打了招呼,还聊了几句。“赶山人”还告诉另外那个人谁谁在哪个地方打到野猪了,他就打算去看。另外那个人一回头,却看见老刘猛地拉起火,他大惊,大叫:“是人!是人!”话还没说完,只见老刘一个半蹲,枪声顿响,走在最前面的赶山人应声倒地,顿时血流如注!(打野猪用的是小拇指粗细,两三厘米长的钢筋做子弹。)所有的人一下子都吓得脸色苍白,六神无主。过了一阵,才手忙脚乱背了伤者往山下跑。等送到乡卫生院,人已经死了——钢筋正中大腿动脉。老刘因此被判了三年。

让大家不解的是,老刘当时应该能很清楚地听到和他埋伏在一起的另外那个人和“赶山人”聊天;并且,肯定能很清楚地听到“是人!是人!”的喊声。但老刘至今都坚称,当时他看到的是野猪,不是人(阴谋论完全可以排除)。

从此以后,老刘再也没摸过铳了。出来以后,变得沉默不语。一个猎人,就这样消失了。据说,这件事是因为老刘杀生太多,并且造了太多的土铳(间接杀生)而受到报应。但那个死在他枪口的人,又是因为什么呢?世间的事情,由因果报应来解释,似乎很容易,似乎又很难。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slscbksdbyqldgy.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