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白布

有一天,佛祖在舍卫城的给孤独园为大家讲经说法,诸大比丘都围绕佛祖认真听法。

那时,舍卫城中有一位长者,妻子怀孕期滿,生了一个女儿,长相端正庄严,美貌无双,世上少有。在她出生的时候,有一条细腻柔软的白布裹着她的身体出生。父母觉得很奇怪,就找相师占卜 ,推断吉凶。相师说,这是吉祥且有大福德之相啊,因此起名为叔离,也就是白净的意思。随着叔离的长大,那块白布也随之自动变大,因此显得非常的珍贵奇特,由于她长得奇异美丽,自然有很多人竞相托媒,上门求亲。

父母心想:女儿已经长大了,应当为她找一门好亲事。于是就找工匠为她置办首饰璎珞。叔离见了问:“父亲,您请人打制金银首饰是要做什么呢?”

父亲回答说:“你已经长大了,准备把你嫁出去,所以为你置办嫁妆。”

叔离对父母说:“我不喜欢嫁人,我想要出家修行。”

父母很疼爱她,不愿意违逆她的意愿,于是就拿出布料,准备为她制作出家人用的五衣。叔离见了又问:“父亲,您这又是做什么呢?”

父母告诉她:“给你做出家的衣服啊!”

叔离说:“我现在穿的这个衣服就可以了。不需要另外做,只需要父母大人准许我出家就行了!”

于是父母就带着叔离去见佛祖,头面礼足之后,叔离要求出家。佛祖说:“来得好啊!”于是叔离的头发自动脱落,身上的那块白布,随即变成了五衣。佛祖把叔离托付给大爱道比丘尼,正式成为一名比丘尼。

由于她精进修行,不久就证了阿罗汉果。

阿难尊者不解,就问佛祖:“叔离比丘尼以前做了什么功德,生到豪门贵族,出生的时候裹着白布出生,而且出家不久就证了阿罗汉果?”

佛祖对阿难尊者说:“你仔细听,认真思考,我现在就告诉你其中的因缘。”

阿难尊者说:“好的。”

于是佛祖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过去很久以前,有佛出世,名叫毗婆尸佛,他带领着诸位弟子广度一切众生。

当时,从王公大臣到普通民众,都经常供养佛祖和僧众。其中有一位比丘,经常去劝化众生,希望他们去佛祖面前听经闻法,布施种福。

那时候有一位名叫檀腻伽的女人,生活十分贫困。夫妇二人没有衣服可穿,只有一块毯子共用。如果丈夫出去乞讨,就披着这块毯子出去,那妻子就只能光着身子坐在草编的垫子上;如果妻子披着毯子出去乞讨,丈夫就只能光着身子坐在草垫上。

有一天那位常劝人听法布施的比丘次第乞食,来到了他们家,见到这位女人,就劝她说:“佛世难值,佛法难闻,人身难得,你应当去听闻佛法,并布施种福。”他还为檀腻伽说吝啬受苦和布施得福的不同果报。

檀腻伽听了之后顿时善根增长,就说:“大德请您稍等一下。”然后走入屋内对丈夫说:“现在外面有位沙门,劝我去见佛听法,并去布施。我们两个前世不布施,所以现在穷成这个样子,现在拿什么来当作来世的资粮呢?!”

丈夫说:“我们家穷得叮当响,虽然有心布施,但什么都没有,拿什么来布施呢?”

妻子说:“前世没布施,今世穷困成这样,如果这辈子还不种福田,那来世都不知道去哪里受苦呢?你就听我的吧,我已经决定要布施了!”

丈夫听了心里想:她可能还藏了一点私房钱吧,她要布施我应当同意。于是就说:“好啊,你要布施就布施吧!”于是妻子说:“我准备把咱们这块毛毯布施出去。”

丈夫一听要布施毛毯,就问:“我们俩人全靠这块毛毯遮蔽身体,出去乞食活命。这可是我们的命根子啊!如果你把这块毛毯布施出去,我们只能在家等死了呀!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妻子说:“人必有一死,如果现在不布施,最终也都是要死的。我宁愿布施,哪怕布施之后饿死,后世也有了指望。如果我们不布施,死了之后,来世一定会更加悲惨啊!”

丈夫一听,心想:是这个道理啊!于是心中很欢喜地说:“好,就是饿死我们也要布施。”

于是妻子就出门对比丘说:“大德请站在屋外稍等一下,我要布施。”

比丘说:“你要布施的话,可以当面布施,我好为你祈愿祝福。”檀腻伽说:“我只有身上披的这块毛毯,没有其他衣服了,裸体不雅观,不宜当面布施。”于是就回到屋里,脱掉身上的毛毯,远远地扔给比丘。比丘就为她诵经祝福,然后把这块毛毯拿回佛所。

毗婆尸佛对比丘说:“把这块毛毯递给我吧!”比丘把这块毛毯递过来,毗婆尸佛亲手接过这块脏兮兮的毛毯。

当时国王及众人也在场,心里都有点嫌弃,觉得佛祖怎么能接受这么脏的毛毯呢?

佛祖知道大家的心思,就说:“我看在今天的供养斋会当中,最为清净的大布施,莫过于布施这块毛毯的人了。”

大家听了都非常惊叹,心中都肃然起敬。王后很欢喜,就把自己身上穿的宝衣脱下布施给檀腻伽女人。国王也一样欢喜,也把身上的尊贵的衣服脱下,送给檀腻伽的丈夫。并且派人去请他们过来参加法会。3当时,毗婆尸佛为大众广说微妙之法,从而得度的众生很多很多,难以数计。

佛祖告诉阿难尊者:“当时那位贫穷女人檀腻伽,就是现在的叔离比丘尼。由于当时她以清净心布施毛毯,她在后面的九十一小劫当中,都带着毛毯出生,衣食无忧,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因为从毗婆尸佛那里听到甚深微妙法门,发愿解脱生死之苦,得以今生遇到我释迦牟尼,出家修道成就阿罗汉。所以大家应当精进修行,听经闻法,布施修福。”

佛祖说的时候,得道的人非常多,大家都法喜充满,信受奉行。

小朋友们,今天的佛经童话故事就讲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经文出自:西土圣贤撰集·第1315部

贤愚因缘经

姻缘贫人夫妇氎施得现报品第二十一

元魏沙门慧觉译


原 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祇洹精舍。与大比丘众。围绕说法。尔时国中。有一长者。其妇怀妊。月满生女。端正姝妙。容貌少双。其初生时。细软白氎。裹身而生。父母怪之。召师占相。师曰甚吉。有大福德。因为作字。名曰叔离(秦言白也)。叔离长大。氎随身大。此女瑰玮。国内远近。竞来娉求。

父母念言。女年已大。宜当嫁处。即使工师为作璎珞。叔离问父。锻是金银。用作何等。父告之言。汝年已大。欲嫁处汝。故作环玔。女白父言。我欲出家。不乐嫁去。父母爱念。不违其志。寻为出氎。欲作五衣。女见复问。欲作何等。告言。为汝作衣。白父母言。我此所著。悉已具足。更不须作。唯愿听我。

时往佛所。父母即将。往诣佛所。头面作礼。求索出家。佛言善来。头发自堕。所著白氎。寻成五衣。付大爱道。为比丘尼。精进不久。成阿罗汉道。阿难白佛言。叔离比丘尼。本种何功德。生长者家。生与氎俱出。出家不久。得阿罗汉道。

佛告阿难。谛听善思。吾今说之。阿难言唯然。佛言。过去久远。有佛出世。名毗婆尸。与诸弟子。广度一切。时王臣民。多设供养。作般遮于瑟。有一比丘。恒行劝化。令诣佛所听法布施。时有女人。名檀腻伽。极为贫穷。夫妇二人。共有一氎。若夫出行。则被而往。妇便裸住坐于草敷。若妇被氎出外求索。夫则裸坐草蓐。

劝化比丘。次至其家。见是女人。因劝之言。佛出难值。经法难闻。人身难得。汝当听法。汝当布施。广说悭贪布施之报。女人白言。大德小住。还入舍中。语其夫言。外有沙门。劝我见佛听法布施。我等先世。不布施故。致此贫穷。今当以何为后世资。夫答之言。我家贫困如是。虽可有心。当以何施。妇言。前世不施。今致是困。今复不种。后欲何趣。汝但听我。我决欲施。

夫心自念。此妇或能少有私产。我当听之。即可之言。欲施便施。寻曰。我意欲以此氎布施。夫言。我之与汝共此一氎。出入求索。以自存活。今若用施。俱当守死。欲作何计。妇言。人生有死。今不施与。会当归死。宁施而死。后世有望。不施而死。后遂当剧。夫欢喜言。分死用施。妇即还出。白比丘言。大德可止屋下。我当布施。

比丘答言。若欲施者。汝当面施。为汝咒愿。叔离白言。唯此被氎。内无异衣。女形秽恶。不宜此脱。即还入内。遥于向下。脱身上氎。授与比丘。比丘咒愿。持至佛所。佛言比丘。持此氎来。比丘授佛。佛自手受此氎垢污。时王众会。微心嫌佛受此垢氎。佛知众心。而告之言。我观此会清净大施。无过于此以氎施者。

大众闻已。莫不悚然。夫人欢喜。即脱己身所著严饰璎珞宝衣。送与陀腻羁。王亦喜悦。脱身衣服。送与其夫。命令诣会。毗婆尸佛。广为大众。说微妙法。时会大众。得度者众。

佛告阿难。欲知尔时贫穷女人陀腻羁者。今叔离比丘尼是。由于尔时以清净心氎布施故。九十一劫所生之处。常与氎生无所乏少。随意悉得缘于彼佛。闻深妙法。愿解脱故。今得遇我。成阿罗汉。是故汝等。应勤精进闻法布施。佛说是时。得道者众。莫不欢喜。顶戴奉行。

贤愚因缘经 姻缘贫人夫妇氎施得现报品第二十一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sqdbb.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