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亮净土网 学佛心得 【原创】姗姗的佛法新世界系列

【原创】姗姗的佛法新世界系列

姗姗的新世界之开篇——世外桃源

Hello(挥手)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讲人姗姗欣徊,初次发言请各位多多关照哈(鞠躬)。姗姗是个嘴皮子笨笨、不善言辞的孩子,心理活动虽多,但很不善于口头表达,但凡需要展现的时候往往不知该如何自我表现,因为嘴巴笨,没少发生被人误解的事和吃暗亏。小时候爸爸常常会对别人说:这孩子内向、羞涩、腼腆。妈妈还担心过姗姗是不是有自闭症,会不会正常长大!

爸妈给的这种定位姗姗也不曾怀疑过,直到后来接触到了色彩心理学才知道自己原来有个如此绚烂的灵魂色——沙雕橙、很跳脱的保护色——五彩斑斓的黑和非常热情的内在色——暴躁红。姗姗这才逐渐意识到,贴在身上原有的标签是片面的,我是个放飞自我不被世俗拖累、行走江湖一身正义、天性豁达情绪外放、敢拼敢闯有神奇脑回路、不作不妖不矫情的独特存在。对于内在色和保护色给出的解释很容易理解,那什么叫灵魂色呢?至此,姗姗对“灵魂”一词产生了兴趣,当然免不了在百度上一通搜,这一搜,“宗教名词”、“佛教”等字眼就跳了出来。

当时也仅仅是感兴趣,不曾想有朝一日会进一步去了解,更不会料到这对于姗姗来说犹如打开了一个新世界,每每在世俗受到了委屈和不公时,姗姗就会进来这里疗伤、吸收正能量、调整心情、整理思绪、再整装出发,这个新世界对姗姗而言就是个世外桃源的避难所,所长是观音菩萨。

姗姗的新世界之——外婆是个大宝藏

由于姗姗是个女孩子,奶奶喜欢男孩,所以我一生下来奶奶就不太高兴,但好在我是长孙女,面子上总是要做一做的。我叔叔是跟着奶奶姓的,又是奶奶生的三个孩子中的老幺,自然是从小宝贝到大的,后来叔叔又生了我堂弟,奶奶就不太愿意带我了,各种原由当然少不了姑妈、姑父这两个人精在其做的妖。那时候妈妈太老实,没少吃奶奶和姑妈的苦头,姑妈生得也是女儿,还是个基因突变的孩子,奶奶却愿意一直带着她,我自然是没少受欺负,后来还是邻居看不过去,告诉了姗姗妈妈。姗姗妈妈再老实,也气不过女儿被表姐欺负和被奶奶怠慢,姑妈的女儿比我大,可她永远是被抱着的,而我是跟在后面老是被摔得鼻青脸肿的那个孩子。好在我有个很疼爱我的外婆和很呵护我的外公,于是,从我记事起姗姗就是跟着外公外婆长大的,和这两位老人感情很深厚,尤其是姗姗的外婆。

外婆每天都会起得很早,然后站在一个小椅子上双手合十,对着阁楼上摆放的像念叨着什么,每每我会被淡淡的香薰醒,都不需要闹钟。外婆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有两个弟弟,她出生在战争年代,裹过小脚,过过躲避鬼子的日子,什么苦都吃过,一路受着磨难走到现在,性格被磨炼得特别坚强。外婆人缘很好,个性讨人喜欢,绣工做衣一级棒,我小时候有很多衣服鞋子都是外婆给做的。她人长得也好看,皮肤白皙,有个淡淡的酒窝,笑起来很甜,外婆今年87岁了,连护工阿姨都说外婆是整个医院住院老人中看上去最干净相的一个了,还说她老人家皮肤比我还细腻、红润、白皙。真的,这点让我不得不佩服。外婆不仅外在条件出色,手上的活儿了得,人还很聪明。那个年代的女孩子是没有机会上学的,由于外婆和小舅公年龄最相近,所以接送上学放学的任务就落到了外婆身上,她仅凭每回接小舅公放学的机会,提前等在教室外听里面上课,就认全了小学该学的字儿,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才使得外婆能认识经文上的字。学习经文时她老人家会在眼皮上夹个放大镜,就像以前人家修钟表的师傅戴的那种放大镜。那时候我不知道外婆在干什么,只知道她做得很认真、很投入、很坚持。

记得有年初夏,我正在休息,外婆端了杯水给我,说这个水对我好,让我喝掉,没想到就是这杯普通了不能再普通的水让我记了二十几年,那杯水的味道我至今难忘。水是甘甜的,这种甜是现在市场上任何一种品牌水都无法比拟的,后来市面上推出的“农夫山泉,有点甜”的甜味也赶不上它。我以为水里加了冰糖之类的,还好奇地问外婆这是白开水吗?外婆说;是的。除了甘甜,这杯水的温度也让我很好奇,初夏的温度大都30°C左右,白开水应该是常温的,可这杯水一喝下去,那种沁入心脾的感觉就像是灌了深山里的泉水,凉爽却不冰冷,随着液体在身体里散开,貌似整个经络都通透了,特别舒爽。一饮定数年。我很怀念那个味道和感觉,当时外婆都没告诉我那是念过经的“神水”,不过,这也挺符合外婆的一贯风格的:做得多,说的少,不抱怨、不埋怨、遇到不快事只单单说一句“这是前世造得孽”,事情就过去了。

外婆家以前住的是“两万户”(住在楼上,厨房在楼下大家共用的那种房子),冬天在厨房干活时,西北风呼呼吹,水又冰冰冷,每年外婆手上的冻疮都是长满十个手指头的而且还会开裂,裂开的口子还没长好,旁边又会裂开,血淋淋的,又红又肿,直到开春也未褪去,看得我妈直心疼。后来,外婆把当年的瑞雪积攒起来待融化成水后存放着,对着它念经,等到天转暖了便开始用它抹手,待冬天来时,冻疮开裂得就没前一年这么厉害了。姗姗小时候觉得那种操作很神奇哦~

和外婆生活的那几年,姗姗还小,不是太懂事,有些事也记不住,倒是长大后,自己经历了才慢慢体会到外婆的优良品格,比如:姗姗都没听到过外婆说别人的不是(很少造口业);外婆自己很节俭,却会把钱包在手绢里出手相助需要帮助的人(布施);自己吃酱油拌饭的时候,还会给乞丐匀一碗(分享);吃菜的时候先谦让家人享用食物自己却用剩下的菜汁和着饭吃(节俭);家务事里里外外她干得勤快再累也没埋怨过(勤恳)、善待动物友善待人,包括嫉妒外婆的人(宽容)等等等等,太多了,可外婆从来不标榜自己,只是在不经意间言传身教于周边的人。小时候姗姗没什么感觉,长大后回想起来,外婆就是位活菩萨。

虽然外婆生病后无法再继续念经了,但很欣慰我继承了她的“衣钵”,外婆从头到尾都没有刻意教导过我,她只是以最朴实无华的行动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包括“佛学”方面的事。有人问我:你年纪轻轻怎么会看这东西(经文),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真没有,外婆学佛也没告诉过我,我当时也不知道供在阁楼上的那叫观音菩萨,只是在外婆生病后,母亲在整理外婆东西时才发现了当年外婆存放的皈依证、经文、菩萨像等相关物品,我才慢慢想起来小时的这些事,连我自己也不知道长大后怎么会对这方面的事感兴趣,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水到渠成吧。一直到现在,我也都是和外婆亲,对奶奶那边的亲戚怎么也亲近不起来,兴许这也和大姨婆、二姨婆、舅公都信佛有关,正所谓不是一路人,再近也不亲嘛。(嘻嘻嘻)

姗姗的新世界——之外公的过世开启了我人生另一篇章

姗姗之前有说过和外公外婆感情很深厚,所以外公的过世,姗姗很难受,没有大哭,是那种憋在心里的难受,这其中包含了愧疚,觉得自己对外公关心还不够,比起外公幼年时对我的呵护,自己给外公的不够多。所以姗姗一直想着还能为外公再做些什么,上班的时候也会想起他老人家,年假不够用时请事假也要给外公做完七个七,每次做七,姗姗必到,当时经理还纳闷我怎么每周都要请假。

由于外公是长辈中最先走的老人,我们处理起后事来很没有经验,所以姗姗特地去网上搜索了相关事宜和询问了身边的朋友。其中有一点引起了姗姗的注意,那就是请和尚来给外公念经,对他老人家有利,我请教了朋友(朋友舅妈是殡葬业做的),得知,现在就算请和尚来念经也未必有用,因为不乏混混的人,虽然嘴巴在动,呜哩吗哩念一通,但偷工减料,念得也没有心意,为了挣钱完成任务而已。这么一来,姗姗就萌生了个念头,与其请假惺惺的外人来,为何我自己不能做?自己人对外公好,诚意肯定是十足的。有了这个想法后,我便开启了网路搜索模式,其中也包括“守月亮”博客的网页,确定要为外公念地藏经时也正好临近下班时间了,突然网路异常,紧接着就断网了,没多久下班打卡时间到了,姗姗也就离开公司没再管过网页的事了。第二天上班打开电脑,网页上跳出来一行字,类似:上次使用时网络异常关闭,是否恢复。我当时选择了“是”,没想到,昨天打开的所有网页就只恢复了“守月亮”博客。就这样,姗姗此生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念起了地藏经,虽然通篇是白话文,比较浅显易懂,但第一次用了两个小时20分钟,一点也不夸张,那么多难念的字,当时要不是对外公的信念,姗姗很可能就放弃了,更何况是49遍呢!

正因为在“守月亮”那里取到了经,后续自然是泡在里面出不来了(偷笑),文章很有意思,姗姗可喜欢看了,不仅看文章,我还看评论。有次在评论里有人在问怎么入群,有群友贴出了群号,姗姗就加了,再后来姗姗顺利进入精进群成为“新世界”的一员。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而自然,真是缘分到了自然成啊。

姗姗的新世界——之舅公往生后来报信

姗姗的大舅公五岁时就去世了,去得特别突然,生了次病人就没了。听外婆说,当时太外公很伤心,大舅公是太外公的第一个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的,会背很多唐诗,都没有人教他,他自己就会了,太外公很喜欢,邻居也很喜欢,所以当时大舅公过世时太外公精神上有点受不了。后来有个会看事的老人告诉太外公,这个儿子是来报恩的,所以那么讨人喜欢,恩报完了,现在他兄弟在召唤他,时间到了他要和兄弟一起去投胎,所以走了。太外公这才从悲伤中走出来。我当时还没学佛,全当故事来听,反正我也没见过这个大舅公,就觉得这事儿挺有趣的。

在大舅公去世后几年,小舅公出生了,在外婆的几个姐妹中,小舅公和姗姗外婆的关系最好,他们还在同一个寺院皈依了。

姗姗上小学时,小舅公带着外婆、妈妈和我去城郊的寺院玩。这是姗姗印象中第一次去寺院,那会儿大人们往河塘里倒鱼,小孩儿坐着船到河中心往水里放青蛙,可欢快了。长大后才晓得那叫放生,姗姗当时全当是玩耍了,哈哈哈。那天在姗姗外公的大礼后,小舅婆说起已经过世的小舅公,有次做梦梦到小舅公搬了个大木箱子回来,一打开,满箱子的金条、元宝、金块,小舅婆吓了一跳,还以为小舅公做坏事了。在梦里小舅公告诉小舅婆,他们那里这种东西到处都是,地上铺的也是黄金,屋顶也是黄金……之后姗姗看了《佛说阿弥陀经》,根据小舅婆的转述,判断小舅公说的那里就是极乐世界,没错了。姗姗替小舅公高兴,顺利往生。(拍手)

要和大家一起分享的故事就暂时先写到这里,总得来说姗姗的人生路不是太顺畅,磕磕绊绊的不少,但只要姗姗还在这个集体中,无论之前有过多少困难,过去了,姗姗都把它当成好事来看。有不少人问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信的?为什么要信这个?有什么好信的?你怎么那么佛系的啦?我真的不想和他人多做辩解,其实姗姗也说不清确切的时间,和那么多所以然来,仅仅是简单听话照着做就是了,只不过站在当下这个时间点回看点滴过往,就好似,它一直都在,只是时间未到,等因果成熟了,自然就成了。缘,妙不可言啊~~

谢谢各位抽时间来阅读姗姗的故事,爱你们哟(嗯么+双手合十鞠躬)。

                                                                            作者:姗姗欣徊

©声明:本文为作者投稿,没有版权,欢迎转载。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ssdffxsjxl.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