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果报

我们家是邓州市的农村地区,小时候,由于地处偏远,经济、交通都不发达,都是以种地为生。那个时候能吃上一顿肉,是我们小孩子最大的奢望和梦想。所以孩子们都盼望着早点过年,玩玩鞭炮,穿新衣服,最重要的是可以痛快地大吃一顿。

我们家亲戚在村里可能是最多的了,是个大家族。奶奶姐弟七个,奶奶是老大,下面五个弟弟,一个妹妹。母亲在娘家也是老大,亲兄妹一共八个,亲外公是老大,下面三个弟弟,就是二外公、三外公、四外公,各家又有几个舅舅、姨姨,然后姑奶家,四个表伯还有表姑,下来有三十多家亲戚,真可谓七大姑八大姨,九叔叔十老爷,很是不少。

那个时候过年走亲戚,都是拿肉礼,就是一块长条猪肉,斤数5至10斤不等,必须割猪肉送礼的亲戚就有:奶奶娘家,四个舅爷、一个姨奶、一个舅爷(抗美援朝回来在广东军区,不在家,不算在内)、母亲娘家、四个外公、十二个舅,五个姨家则不用送肉。

所以每年需要二十多块猪肉礼来走亲戚,因此每年年初我家就要养最少两头猪,到年底杀了,一头猪也只能割十二块礼,所以必须养两头猪才够,猪头、猪蹄和内脏,则成了我们自家过年的主打肉菜。当时的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猪,就为过年和走亲戚之用。

就这样,二十多年来都是割猪肉送礼走亲戚。直到我接触了佛法,家里才不养猪、杀猪送礼了。我小时候过年吃过不少的猪肉,所以我从小就胆子小,天黑以后就不敢走夜路。都说吃啥补啥,可我吃了不少猪脑,脑子没补过来反而越来越笨,小学学习成绩不好,尤其是数学,笨的简直像猪一般。

家里父母脾气也不好,经常吵架。后来我初中毕业,去南方广东省东莞市打工,整天吃着最差的饭,干着最累的活,拿着最低的工资,一个月又忙又累,很多时候几个月都没出过厂门,活的就像猪圈里的猪一样,心情沉重。我们的宿舍在六楼,经常通宵加班,累的时候饭都不想吃,倒床上就睡着了。每天就是吃饭、上班、睡觉,几乎没有一点闲暇时间,看看大街上的同龄人活得有滋有味,心里很不平衡,有几次差点儿从宿舍六楼阳台跳下去。

直到接触到了佛法,才明白家里杀业重,从小到大每年都杀两头猪,家里也承包过鱼塘,每年过年把池塘水抽干,大小鱼,一网打尽,亲戚朋友都来帮忙,挖池塘里面的莲藕,还挖出来很多泥鳅、黄鳝。再把鱼和藕,亲戚朋友们都分一分,荤腥也有,素菜也有了,都高高兴兴地回去过个好年。

小时候过年期间,吃过很多肉。伤害了太多的生命,你的人生怎么可能会好过?这就是杀生的果报。在这里我和家人真诚向众生们忏悔:对不起,我们错了,请原谅,谢谢你们。接触佛法以后戒杀、放生、流通佛法,我的人生才阳光一点,工作生活环境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挣钱越来越多,也越轻松容易,工资除了生活费,孝敬父母之外,几乎全部放生、印经、供养三宝。如果遇到大事缺钱时,总会有人帮我,真是这边舍,那边就得。

桐柏山有个寺院里的一位出家师父,两条腿整天都是肿的跟小水桶似的,十来年了,百药无效。师父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师父出家前,年轻的时候是杀猪专业户,杀猪无数,杀完猪,要往猪身体里吹气,就是在猪后腿割个口子,插个小竹管,用嘴吹气,吹得像气球一般,然后扔进开水锅里烫、刮毛、再开膛破肚。

干了几年,成了当地有名的万元户,但好景不长,就身染重病,为了治病把钱花光了病才好,辛辛苦苦好几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又成了贫民百姓。从此看破红尘,剃度出家。到了晚年业障现前,两腿到脚都肿胀,就像吹过的猪腿一样。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如是因,如是果,纵然出家成了法师,也难逃因果。

今年流行非洲猪瘟,全国各地死掉很多猪,我们邓州市很多养猪厂,猪几乎全部死亡。按政策,这些猪应该挖坑深埋,可有些猪厂为了减少损失,就私下把病死猪拉到外面,廉价卖给小商贩,或加工成卤猪蹄、猪头肉、火腿肠、速冻饺子馅、肉丸子等又卖给消费者。

所以,大家不要去吃肉,这些猪厂为了猪长得快,就用化学激素催肥,三个月就二三百斤了,我小时候猪一年到头才二三百斤,现在为了让猪不生病,就给猪打抗生素,我们这里有个养猪厂,排出来的废水,流到一个几百亩的鱼塘里,鱼被全部毒死,赔偿了人家五六十万。可见这猪吃的东西毒性有多大呀!这猪肉还能吃吗?为什么现代社会人们得这么多奇怪的病?看看大家都吃的是什么东西,又怎能不得病呢?正所谓病从口入。所以要想不得病,首先从不吃肉,不杀生开始。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szgb.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    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